“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轻质杠杆(1)

画家茨木+教师酒吞 现代贫困恋爱pa 极短段子文x2
入坑写的 ooc。
酒吞写的温柔了点。
有后续。

1.
   茨木今天买菜回来的时候袋子里有一把焉的特别厉害的葱,酒吞刚把饭放进电饭煲,见他回来,虽然看他手上没拎多少东西,还是习惯性跑过去接了。

    茨木把那把葱放在桌子上跟着酒吞进了厨房,酒吞把手在围裙上抹了一下,拿着青菜去水池洗。茨木在堆着塑料杯的杂物箱里翻了半天,最后从底部抽出一个中等尺寸的油瓶子。酒吞把菜叶上有点烂的部分撕掉,随口问:“今天那大婶发了善心,赏了你一把葱?”

   “挚友,铁公鸡怎么拔得下毛啊。”茨木手上塑料被他大致剪成个盆的样子,他拿手比划了一下大小,“她嫌这从有点烂了丢了,我捡回来看还能不能种。以后就可以少受点她的脸色了。”

   茨木把土盖实,把那盆装着零星几点绿意的植物放到阳光最好的小阳台上去。它的邻居都是谁啊?吐着嫩绿色叶子的大蒜在装水仙,开了花的洋葱在装风信子,唯一有名有姓的是那颗少了半个枝干的茉莉花,憔悴地靠在竹签上。
 
    约摸着过了半个小时,酒吞简单地炒了几个蔬菜,餐桌上绿白相间,唯有豇豆里还有泡沫般的肉末。

   茨木那里画画得正入神,酒吞没去打扰他,插上耳机自顾自吃了起来。收音机里放着《UP&UP》*,是茨木吵吵闹闹性格喜欢的歌,茨木一直是个很有目标的人,也做得到坚定不移。相反酒吞过于散漫,他手上和心里藏着巨大的力量,却很少给予给某个方向。

    茨木画完后自觉地去微波炉里找吃的,酒吞给这个肉食动物留下了大部分的肉沫,茨木欢快地吃了,吃完才猛然想起酒吞没吃多少。他心虚地看了看坐在长凳上正在写教案的酒吞,酒吞正好抬起头,目光对视,酒吞勾了勾嘴角,淡蓝色的灯,反射透明的玻璃酒瓶轻巧地给他打了层光。
   
    2.

     酒吞课上了一半,中间休息的时候茨木给他打了个电话。酒吞接了,那边茨木在疾驰,风把他的声音打得零零散散。“吾友,我这里有个急件,可能今天要晚点.....”

   “无妨。我坐地铁就好。”酒吞低头看着脚尖的运动鞋,“你慢点开,别闯红灯。”

  “那怎么行!”茨木急了,“明天可是吾友去面试的日子,要挤地铁影响了吾友的发挥怎么办!”

  “你不是老是说本大爷是最强的吗。”酒吞嘴角上挑,转了个圈换成以前在大学那种趾高气扬的语气开口道,“这点破事还影响不到本大爷。”

   “吾友当然是最强的!可是...”

  “好了好了没有可是,就这样,再见。”

  “喂!吾...”

  挂断后酒吞摁下了关机键,灭屏前跳出来的合照里,白发青年勾着红发青年笑的正开心。酒吞转身,推开教室的门,叽叽喳喳的学生们瞬间安静下来。

  “来,同学们,翻到书第二十五页,我们讲一下比喻这个修辞手法...”
 

tbc

评论
热度(17)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