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整夜大雨后【国可】

这里是和人打赌赌输的米嗨
输的都是泪啊
一周5篇啊,还有我真的是电竞墙头草(x
愿赌服输系列(1/5)
不太甜的糖
推荐bgm-整夜大雨后 邱比

[是谁的温柔乡?
   
       外面的大雨依然还在下,孩神的乌鸦嘴只能说准的不行。烟雾缭绕的大楼里ig训练室的灯光明晃晃的有些刺眼。

       射可可整个人缩成小小的一团靠在椅子上,电脑里的队友依然叽叽喳喳地吵个不停。他闭上眼,用手指按了按眉心,随后继续一动不动地对着黑白屏幕发呆。

       上海的倒春寒让刚刚休息了没几天的坏空调又被人折腾着勉勉强强运作了起来。可可平日暴躁的脾气似乎也被寒气压下去了不少,今天打成这副局面也没骂人,只是在水晶爆炸的时候努了努嘴,嘀咕到“本来能赢的,输了很可惜的。”

       照例在游戏结束时起身去抽烟,走廊那里有点透风,轻打了个哆嗦,手上打火机上的火跟着晃了两下。他低下头,刚修没多久又长长回去的刘海贴到上睫毛上,剪出一片阴影蒙在双眼上。烟点着后前段的烟草燃烧变黑向里卷曲,轻微的火光里飘飘升起几缕烟,很快就散了。

        可可正起身准备抽一口,后背就被一个高瘦的怀抱箍住了。阿国身上也有些许淡淡的烟草味,但是更多的是洗衣粉干净的味道。

       “可可,又抽烟,不好”响起的声音却是rookie的声音,小胖子每次都在他抽烟的时候用软软糯糥的声音责怪他,脸嘟着很不开心。

        “Kitty,又抽烟”随后跟着的中文没那么熟练,安铉国的声音平淡如水,一排字跟过去都毫无字音变化,但是可可硬是嗅出几分不开心的味道。

       “You too .Do not say me”可可好笑的拍了拍身上搭着的手,刚起床的人身上还带着被窝的温暖温度,骨节分明的手轻拍,似乎刚才的寒冷都被驱走了。

        射可可突然想起前几天雨刚刚下的时候,他也站在这里抽烟。他倚靠着栏杆,茫然地望着窗外,对下面时明时暗的轮船哈了一口气。

       身后轻轻的脚步声在空荡的走廊里很明显,可可转过身就对上了新ad晦涩的双眼。在有些尴尬的气氛里,可可笑着对阿国打了个招呼,
       “hi 阿国 smoking?”
 
        他点点头,侧身从手中烟盒里抽出一根香烟熟练地点了放入口中,然后悄摸摸地往可可旁边凑了凑。

        发现这个小动作的可可失笑,他心想这个小ad怎么这么有趣,虽然总是一副扑克脸,但游戏里只要能就总是紧紧跟着他,生活里也是很好的延续了这个习惯,虽然与自己交流不多,但喜欢有事没事就往自己这里凑,像个依赖亲鸟的雏鸟。

         想到这里可可准备去逗逗这个阿国,用肩肘轻撞了下他,见他一脸蒙逼的转过身子,把手交叉在胸前,看上去很严肃地说“怎么这么冷漠的啊。”

         阿国这下傻了,蒙逼脸变成了呆萌状,烟都忘了抽,夹在手上兀自燃着,上牙无意识地磨蹭着下嘴唇,一脸无辜地望着他。

       当可可准备拍拍他的肩安慰他说“nothing”的时候,一只掌心温热的手忽然贴上了他被风吹的冰冷的脸,食指轻轻地划着圈。阿国头微微下顷,杏仁眼里黑色的眸子里多了他错愕的脸,还有背后浦江边人间的地上的星河。

        “Kitty,还,冷吗?”

[夜深了,想睡了,大雨就不要再下了—
 
         “Kitty?Kitty?你,冷?”
        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烧了一半,射可可被相同的叫声拉回现实,阿国试探着放开怀抱去拍了拍他的肩,冷风很快就灌入空隙里,要冲散那股带着气息的温度。可可下意识地抓住阿国的手臂,身后的人明显怔了一下,随后慢慢地把手收回来。

        “嗯。我冷。”可可勾起嘴角,拍了一下阿国,“ 诶rookie你告诉他,他都睡了12个小时了。”

     [让我们昏昏又沉沉 沉沉又昏昏 昏昏又沉沉——]

         没被吸几口的烟头被从中折成两段,随意地扔进了垃圾桶。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可玻璃幕墙上,还滴滴答答的淌着水。

       fin

你们都很费烟啊。(x)

评论(5)
热度(33)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