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尾声【zzm x baeme】

咳咳初心的cp
由于和我打赌那个姑娘喜欢he,所以再怎么写愿赌服输系列都会是he
文中[]内节选的是关汉卿系列一枝花●不服老套曲中的《一枝花●尾》
悄摸摸告诉你们,我就是为了这个套曲最后一句话才写这篇的≥﹏≤[才不是因为姑娘和我赌一根棒棒糖你不能靠元曲写文开脑洞呢哼]
讲道理我自己都看不懂我在写什么
啊元曲和唐诗宋词比起来简直友好的要飞起来了,而且又好听呜呜呜
愿赌服输系列(2/5) 

1
[我是个蒸不烂、煮不熟、捶不匾、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

       赵志铭,男,中国人,20岁,身高157,现在辍学跑到离家乡千里之遥的上海打游戏为生。平生基无所好,就是喜欢说说骚话,撩撩队友,装装直男。

       感情经历在遇到一个叫姜壤贤的韩国欧巴以前是一片空白,且一度认为自己会找到一个可爱呆萌的姑娘与她相守一生,诶,那啥,可爱呆萌的男孩子可以吗,诶,虽然这个男孩子比他还要高不少。。

       赵志铭虽然平时看上去狡猾的不行,但是实际上还是骨子里带着点年轻气盛的boy的憨和耿直还有死脑筋,比如什么因为喜欢打游戏毅然决然和爸妈摊牌辍了学,作为打野总是固执地想帮线上建立优势---

       再比如,义无反顾地爱上了一个有着纤细声音,修长双手,卷卷头发,温柔眼神的姜壤贤。

2

      [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攀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

       作为edg的吉祥物,赵志铭同学自然是多(shan)才(yu)多(zuo)艺(si),现在,他正在和自己的母后父皇还有小申打麻将。

       “三条—-—”
       “杠(≧▽≦)”赵志铭一俩鸡贼地把三条从桌上轱辘回来,满脸得意地说“我听牌啦,警告你们,别放我炮哦”

        “四饼”
        “yeah我再杠”兴奋地把牌一推,赵志铭大喊,“父皇你点我炮了(≧▽≦)三杠!和了w我终于和了一把啊!”

         明凯脸瞬间就黑了下来,开启了死亡凝视模式,赵志铭连忙收回动作,老老实实的点起了牌,点完后摊手,一脸无辜地望着明凯说“3块”

        正当日月岂几准备掏钱的时候旁边一直没吭声地童扬伸出手拦住了明凯“等等”童扬眯起自己一双好看的桃花眼又扫了一遍赵志铭的牌,说“赵志铭,你诈和啊。你三杠陪财神爷加同花顺,是不是缺个幺鸡啊。”

       “卧槽不会吧”赵志铭抱头看了一遍牌,内心几乎是崩溃的,天啊,他点了一遍牌,居然没有发现自己少了张牌。他感到背后一凉,一抬头,父皇的眼神简直都能杀人了。

        “爱萝莉你最近很膨胀啊。。。敢框你爹?”明凯皱眉,大手一挥,拿出手机拨了隔壁u神的电话,“喂,曾龙吗,我们这里麻将三缺一,你来不来。”一字咬的很重,赵志铭只能在小申怜悯的眼神无奈地离开了座位。

          经过二队训练室,隔着厚厚的玻璃墙还是能听到姜壤贤日常日键盘的声音。赵志铭微微弯下腰,从玻璃间隙里看到暖气房里自家恋人裹在厚重围巾下认真的侧脸后,难得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脸。他呵了一口气,在水雾里歪歪扭扭画了个戴眼镜的小人,然后轻轻敲了敲玻璃,转身离开。

        本来在认真osu的姜壤贤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停下了游戏,转头向外看去,玻璃上的画要消未消,那人朦胧的背影还没完全消失,姜壤贤笑了,站起身出了门。
赵志铭没开直播,没搞事勤勤恳恳在冷清的训练室里打着rank。突然听见背后几声闷闷的响声,转过头,姜壤贤眉眼中全是清澈的光芒,正对着他,手上也有模有样地叩着玻璃墙。

       一下,一下。
      仿佛叩在他的心间。

      哈出来的气上写的英文比自己好看多了,清清楚楚八个字母,i like you。
   
       赵志铭难掩自己表情上的激动,连忙转过身新建了记事本,用最大的字体打了个 i most like you too。再次回头,外面空荡荡的,人已经不见了。

       正当他伤心不已,垂头丧气准备把字删掉时,肩上忽的多了几分重量,液晶屏里反射出的笑脸,清晰可见。

      “I get it”

3
    [你便是落了我牙、歪了我嘴、瘸了我腿、折了我手,天赐与我这几般儿歹症候,尚兀自不肯休!]

       赵志铭是怎么想到要在过年回家与父母坦白的呢?
       
       是因为父母亲戚不停地介绍女友的原因吧。
       是因为兄弟们在面前名正言顺地秀恩爱受到刺激的原因吧。
       是因为那人黑框眼镜下晶亮的双眼望着自己的时候,自己想告诉全世界,我喜欢的人,我拥有的人,最好的你,叫姜壤贤的原因吧。

       所以父亲的打与母亲的哭都没有听见和感受,不在意了,我心里全是你,全都是你。

       对不起啊,爸妈,你们的儿子又要任性一回了。跪下后口里反复念叨地是这句话。父母依旧不肯通融,桌子上满满饭菜
,不想动一下,把自己锁在房间,以自己最最最卑微的方式证明

        对于爱来说,生命与痛苦全是次要的。我不需要光芒,食物,水。我只要你。

       刚开始父母还没有在意,只以为是闹剧一场,但是第二天,第三天,左喊右唤没能把人叫出来,他们怕了,便用备用钥匙开门,赵志铭躺在床上,耳机插着,放的是姜壤贤曾经直播时一时兴起唱的歌

      “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好想你。”
     “是真的真的好想你,不是假的假的好想你----”

4
[则除是阎王亲自唤,神鬼自来勾。三魂归地府,七魄丧冥幽。]

       赵志铭半梦半醒之间时在过去里飘荡,他回到以前童扬和明凯刚在一起的时候,那时扣神还是个内心有点敏感的童黛玉。那时候他曾经有一次碰巧遇见比赛输了以后童扬的眼睛边泛着些暗红在走道里堵着明凯,难得如此大声说话,大声地问。

       “明凯,究竟是你的梦想重要还是我重要?我是你的梦还是我只是你梦想成真所需要的东西?”

        平时如此捧爹的赵志铭,想起这个场景也不由得觉得接下来明凯的回答模肯定是模棱两可,虽然他已经不记得了。

        他在饥饿与痛苦中旋转时迷迷糊糊地思考,倘若姜壤贤拢着他的手问game or I,他会怎么样。想了想,赵志铭觉得他一定能够骄傲地回望他,说

       “game is 屁。你最重要。”

       的确年少轻狂,但这就是我表现的爱的方式吧。

5

     [天哪!那其间才不向烟花路儿上走!]

        当赵志铭真正清醒过来的时候是年刚刚过完,他终于从破碎飘渺的梦中跑了出来。

        周围消毒水味道很淡,说明不是用很多辅助器材治疗。有一股淡淡的果香味混在里面,有点刺鼻。

       自己的床枕在一个毛茸茸的脑袋下面,赵志铭忍不住去摸了摸,那棕黑色的毛球轻微颤抖后,姜壤贤抬起脑袋。可能是因为为了照顾他,他的眼睛下面多了一圈黑眼圈,眼神里带着惊喜与责怪,口中轻轻问道
        “loli?”

         是我,我在。赵志铭脑内不停地循环这条话,然而行动比话更加迅速,赵志铭起身不顾手上的线头搂住姜壤贤的腰,把自己的脑袋搁在他的肩上。他有很多话想说,想说我很想你,想问这几天去干嘛了,回韩国开心嘛,回去有想我吗,你是怎么知道这里的.....

       最后,他蜻蜓点水一样的吻了一下姜壤贤。
     
   。。。。。。。。。。。。
       没人能够阻拦我走在有你的道路上,哪怕别人说这是歪道,这是一种堕落。
       那算什么,我偏偏就要把这条烟花路,走尽了。

fin-

哈哈哈姐姐们看懂了吗,没看懂没事,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嘛玩意。
第四段不是想说厂长不负责啥的,而是觉得厂长更老与成熟[月半],会想的更多啥的。也不是想说爱萝莉没梦想没追求,只是觉得他是一个笑得多开心,内心有多深沉,有自己想要特别守护与触动的东西的粗森。
就这样,晚安w好困哦

评论(9)
热度(43)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