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complication系列】划伤-伤口撕裂-结痂

一本正经的乱装逼。
其实就是卖邪教安利系列。
本篇是957 x 无双 现实只有两口糖的cp
数字是时间线。
we又抢龙赢了是吧,那如果再抢龙就写condix纳什好啦
恩,最近文风变的很奇怪。写出来的东西也乱七八糟的,文章发展像吃了激素。
愿赌服输系列【4/5】债马上就要还清了科科科。
请勿转出lof or 空间
请勿上升真人。么么扎。

【0】

     手似乎又不经意地划过,这个感觉非常熟悉。
      这个抽屉的把手在无双来这个位置前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碰碎了。无双第一次抓这个新座位配的抽屉时就被狠狠划了一下,当时血啪嗒滴下来,无双没有表情地盯了一会,最后叹了口气。

       那天刚输了一场比赛,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被划了一下意外的清醒了不少。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后来就像是上瘾了一样,输了比赛或者rank连跪,就偷偷弯下腰控制好力度指尖在金属坚硬的外壳上滑过,丝丝麻麻的凉意,冰冰冷冷的微痛。
      看着自己手上的白线或是蚯蚓一样的微肿起来的红色痕迹,他竟然忍不住笑了起来。

       痛觉会使他明白自己还是孑然一身,无依无靠的现实。

     【1】

       看着屏幕上大大的红色字体,无双无奈地抓了抓头。连续的连跪让他内心有点难受,他习惯性弯腰下去准备碰一碰那块断片,却被突然肩上多出的重量吓得猛抬起手,锋利的断片使手指指腹的皮裂开来,但是还没有渗出血,无双紧咬下唇,但是还是若有若无的透出几声呻吟,眼眶下方也有点微红。

       ‘无双?你没事吧?’
       声音偏轻但是说的很慢很清楚,鼻音稍稍有些软,语气平和。
       是957。
       ‘啊,我没事’无双转过头抿着嘴,手被藏在背后,手指缓缓磨蹭着伤口的周围,一阵酸麻‘是要一起双排吗?’
      ‘对啊’那人笑得不可置否,因为无双能想到他的意思而显得十分开心。

     【-2】
      ‘957 ’
      ‘恩?’
      ‘要吗。’
      ‘要!’

      无双从包里拿出数据线放在他的手上,那天是为了什么去问这句话的,他忘了。他只记得那天阳光很好,窗外树叶婆娑的阴影打在他们的脸上,让他看不见957的表情是如何的。
     
      放线时不小心碰触到对方的手,957因为常年训练而有着茧子的左手,触起来粗糙舒服,他掌心的温度,非常温暖。
 
       但无双只是稍微停顿了一会便迅速的收回了手。他很快的背过身,轻轻嘟囔了两句‘用完,记得早还我。’
      ‘好的。会放你床头柜上。’旁边的人脸偏过来,盯了他一会之后回答。
       
      【-3】
       ‘噗哈哈哈哈哈哈957你抽的这是什么玩意啊’无双坐在床上笑得肚子疼,对面平时沉着冷静的上单难得露出了几分为难无奈的神色。他皱着眉,把这个东西大力放在桌子上,有点生气的说‘我不知道原来我们公司这么会玩。现在我是真明白他们开奖前那个很诡异的笑容了。’

       桌子上的杯子赫然是个撸撸杯。
 
       ‘别吧。有这个东西就不需要右手和女朋友了hhhh’无双带着些玩味看着他‘不要晚上声音太大把我弄醒啊。’
       957没说话,直接走过来在无双头上弹了一下子,无双吃痛捂住头委屈地瞪了一眼957,哼哼唧唧地说‘那你这么正人君子不用的话,给我我帮你收起来哼。’

       ‘可以。’意外爽快地答应了。无双拿过那玩意就往床下一塞,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愉悦起来了,‘那我帮你收着。’
      ‘说我可别自己用啊’957翻身把被子盖好,声音因为隔着一层被子有点模糊。
       ‘晚安’
       ‘晚安’
    
      身旁过了一会少年平稳的呼吸声响起,957转过来盯着对面床面黑夜里无双模糊的侧脸,声音里带着些微微的喘息声,说
      ‘想要你。’
      
    【2】
  
     ‘’你这个盲僧有点厉害啊‘’旁边人在排队的时候摸着下巴ob他,自己刚刚一波gank极限抗塔成功摸眼跑掉,估计对面气了个半死。无双笑着接受了夸奖,一点也不谦虚地说‘我也觉得我的盲僧很强(≧▽≦)’

        草丛一波回城吃了经验升了6,正当无双以为自己可以回家买装备的时候,突然头上的感叹号蹦了出来,寡妇制造者的憎恨之刺要把他给刺穿,他有点吓到,减速摸眼,已经逃到了塔下,没想到那人也是执着,w移除就往塔里冲。
       无双现在冷静下来了,他先q寡妇造成伤害,在寡妇闪现上来要ea把他秒了的时候二段q到身前,闪现到后面,狠狠按下r把他踢到塔的旁边,潇洒的摸了小兵离开。
    
      本来是一套完美的操作,但是在按下r的时候,用力过猛导致自己前几天划伤的伤口又裂开了,轻微的酥麻感很快的泛滥开,他举起手划(huai)了两下,刚准备放下手继续游戏,手却被身旁的人握住。
     957皱着眉,看着他食指指尖那条不短的痕迹又渗出了几滴血,问到
      ‘这条又是什么时候划的啊。’

       他为什么要问又,无双内心第一反应是这个,不过看着对面人锐利的像奎因的眼神,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
       ‘两天前’
       ‘为什么不用创可贴?’
       ‘怕影响操作啦。。。’
     
      ‘那你自己划伤自己就不影响操作?’声音明显带了明显的怒意,无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害怕,不敢抬眼对着这个平时很好相处的队友兼舍友,放轻声音回答
      ‘这次真的是不小心啊。’
     
       ‘那以前那么多次呢’自己的肩膀被人抓住,抬眼就看到957的眼睛里映出来都是错愕的自己‘我基本上每次看到你输或者连跪都会这样,为什要用伤害自己的方式来缓解压力呢?’

       ‘柯昌宇?你平时?都在看我?’
        被自己喜欢的人关心了呢。
       ‘为什么要关心我啊。’
        很开心。
       ‘我有什么好关心的呢?不过就是一个冲动激进的替补打野而已啊!’
        希望世上有这样的巧合。
        

       ‘可是我喜欢你啊。’
       无双惊吓的差点叫出了声,他捂住自己的嘴,不可置信地盯着眼前的人。那个比自己大5岁的上单就这么在他面前突然红了眼眶。平时那些笑闹或是关心,现在似乎找到了理由。
        那个温暖的掌心,现在牢牢握着他。
        真好。

        不能犹豫了。
        ‘我也喜欢你。’

    【0】

     屏幕上蓝色水晶爆炸时非常绚丽,但是无双并没有心情去欣赏。
      因为这是他自己家的。

       又是悲伤的连跪,无双伤心地想。他弯下腰,那个抽屉的把手已经修好了,新装的把手有圆润的弧度,就算如此,还是有人裹了一块小毛巾在上面。拉开抽屉,里面满满装了一大包糖果,上面还有某人的字迹
      
        输了吃 少吃点
        
       他随手抓了一包彩虹糖打开,倒到嘴里噼里啪啦的炸,无双连忙捂住嘴,卧槽,怎么是跳跳糖,他拿起水杯狠狠灌了一口,侧头对上的是一个诡计得手的人的微笑。

        无双别扭别过脸,把自己的注意力放到手上随意地看,伤口早就愈合,已经结了痂,有点痒痒的,很想挠。无双手刚刚碰上去,旁边的人就凑过来制止了。
        ‘别扣别扣,万一没好就回到解放前了。’
       ‘万一好了呢’
       ‘这样,你扣一下我就亲你一下好了。’旁边的人笑嘻嘻地盯着他,把眼镜放到一边,这是957每次耍流氓吃豆腐前奏。

       ‘这样?’无双把手放血痂上,然后,用指尖轻轻的划了两下。
       ‘哈。差不多吧。’旁边人轻笑两声,然后托住他的头,凑上去,轻轻吻了他的眼脸。

    fin

  

评论(23)
热度(33)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