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君花】FiXed staR恒星

1 炫君儿第一人称
2 请勿上升真人 or 转出lof+空间
3 ooc
4 流水账
5一见钟情paro

并不是我所观望的熊熊火光。
有着不止一种的美丽外貌。
﹍﹍﹍﹍﹍﹍﹍﹍﹍﹍﹍

【1】

不知谁人推开了门。
门外秋日的萧瑟已经初现雏形。

没有阳光,只有头上一盏节能灯默默地亮着。 我当时正在等待排位,像往常一样在这点间隙里肝一肝osu,没命地连着combo。

你当时对我来说陌生的声音就如一把薄刃,划开所有喧嚣的背景声音,直接刺入我的脑内。有点小心翼翼,有点凉薄,有点害羞。

我几乎是秒锁了游戏,头却只微微转过一点点,带着些,生份。

我记得当时你的模样。
 
你在门框那里推着着眼镜,低着头,但是我隐约能瞧到那张清秀漂亮的脸,头发有仔细打理过,但是依旧不服贴的翘起几根。喉结那里因为和左雾说话轻轻颤抖着,看上去,很好吃。

我的小动物直觉让我有种不好的预感,我赶紧转了回去。

但是当时我没有想到,预警其实没什么用。因为危机到来时除非逃跑,否则还是要面对的。

左雾第一个就把你领到我的面前。

我至今不会忘了那个瞬间。
我在看到你第一眼就喜欢上了你。

我有很多另外的喜欢的但不是那种喜欢的人。

rookie是个很可爱的小胖子,和他在一起会让人开心。但是我不觉得失去他会让我无法生活。因为我们各有所好,各有所长,聊的来只不过是性格问题。

mlxg是吃宵夜的好友,灵巧与细心在涮羊肉和剥虾的时候暴露无遗,但是人家根本除了吃的以外和我不是一个画风的。

你呢?你有什么吸引了我?
大概是,你的小动作和你漂亮的皮相。
哈。别说我肤浅,我觉得你是我见过的人里最好看的了。
真是奇怪。这些现在我习以为常的动作有什么魔力啊。

当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时候,你还是没有刘海的,露出了令人羡慕的光洁额头,精致的鼻梁上着架着细的金框眼镜,那双攒着训练室微弱灯光的眼睛在左雾向你介绍我的时候,眨巴了一下,你冲我乖乖的点了点头,有点用力过猛,白色下摆的长t在风中微微飘了起来,你紧张地捋平他,随后认真的抬头与我四目相对。

『zzr曾湛然。请多多指教。』
『flandre 李炫君。好的。』

第一次点头。那时我们刚刚做了队友。

【2】

『今天的我好奇怪啊。』

全明星前训练的那一周已经临近冬天。
我当时正在和rookie聊天,抱着抱枕靠在椅子上一副老爷样,rookie就说我像个老年人,我也就笑笑,然后继续瘫在哪里装残疾人。

我们隔着一块厚重的玻璃,但是你细微的声音仍然从中细细穿出来,钻进我的耳朵里。我立马跳起来,和一脸蒙逼的rookie说了声想起来有事,就跑到隔壁来了。哈,当时rookie还在后面委屈的哼唧了一下,然后找他们上单去了。

『怎么了啊翠花。』
我抄着手津津有味地叫着我给你起的外号,你被起外号刚开始还特别反抗,赌气不理我了几天,结果现在习惯的,人家问你喜不喜欢是不是爱称还点头一本正经地说,啊,还好啊。

『好像今天操作退步了,我都不会拉野怪了。』
『没事,我来帮你。』

我基本是带着吃一下豆腐就是胜利的心情去抓你的手的,可是没想到你只是在被碰到的时候稍微抖了一下,也没有反抗。我还从液晶屏里的图像里看到你,微微勾起的嘴角。

我不敢妄动,只是在边缘半扣住你的手,骨节分明。也苍白冰凉,和我手上的温热与打上的暖黄色灯光形成鲜明的对比。尴尬的姿势维持到打完这一个buff,我才恋恋不舍地放开你,然后把抱枕塞到你怀里,嘱咐了一句有空多捂捂,手冷死了就走了。
我当时走的很快,因为不想让你看到我脸红的样子。

第一次身体接触。那时我们已经做了普通朋友。

【3】

手指不断敲击左键移动,有一下没一下的打着信号,双眼紧盯着屏幕里的一切,似乎要洞穿所有。

看似平静的补发育期在tank一次出色的卡视野强开下结束,我们帮他们解决了慢性死亡的痛苦,一举拿下比赛。

隔着耳机我听到了人群欢呼的浪潮,但是最清晰的是你喝水时咕噜咕噜的声音,每次你比完赛就会一个劲的狂喝水,拦也拦不住。

不知怎么的,我今天鬼使神差地转到你面前,拍了拍你的肩膀,你赶紧猛地一口灌下剩下所有的水,然后转过来。

你在迷乱的霓虹灯的照耀下露出了一个傻气的笑,然后与我用力地击了掌,清脆响亮。

我愉快地转过身,把双手都背到脑后,然后开心的对着墙板傻笑。
我突然想起比赛开始前我在走廊上还执着于手里的游戏,你很自然的把手放在我腰上,微微地用力。

『看着点路啊君哥。』

第一次为胜利庆祝。那时我们已经成为默契的战友。

【4】

我自己都不敢相信我们就这么赢了。

赢了,lpl的奖杯被我们得到了。

我们可以以第一种子的身份出线了。

本来比赛时沉着冷静的韩国队友和小个子AD此刻丝毫不注意形象的摔了自己手中无辜的外设,冲着屏幕上炫目的victory欢呼起来。

我转头去看你,却只看见一个发着呆的雕像,眼眶红红的。半响你开了口,带着满满的不确定
『我们,赢了?』

我有点无奈地站起身,向你伸出了手,你从善如流地抓住,我一用力,就这样抱住了你。有点瘦弱,看来回去得多喂一点。

『我们赢了。』

第一次拥抱,那时我们是无话不谈的密友。

【5】

纷飞的金絮自舞台上落下。
伸手一抓,安静的置于掌心,不是虚无。

我与你双目相接,此时此刻,无言胜有言。
你的眼里有深邃的夜空,有欢呼的人群,有璀璨的风暴。

还有,我。
我希望,只有我。

我抓住了你的手。我感觉我的声音有点颤抖。

『曾湛然,我喜欢你。』

你的眉目依旧如初见般美丽。你凑上来,趴在我的肩上,在我的耳边笑着回答我。

『我也是。』

这是我在梦里都无法复制的美景。

第一次表白,你轻吻奖杯,而我亲吻你。

﹍﹍﹍﹍﹍﹍

我的心中欲望得到实现
它和我的意志已像
均匀地转动的轮子般被爱推动——
爱也推动恒星与围绕它的星辰。

﹍﹍﹍﹍﹍
我的恒星。
你照耀我,我跟随你。

fin

“﹍”里内容节选自但丁《Divina Commedia》(《神曲》)
比赛赢了吃口糖吧。标题的大小写出自我的私心。

评论(6)
热度(40)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