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狼队】From darkness,I saw nothing but you

地球10006的背景。但是私心带了漫画里的些许梗。时间线混乱。私设是小队长在教授的帮助下可以控制自己能力。有ec出没。
HE 甜的吧(。ˇε ˇ。)

    在一个看似平常冬天的日子里,随着锅炉噼啪作响的声音,金刚狼Logan在出完这周最后一个任务之后偷偷跑到一家学院附近的小酒馆准备好好喝上一杯。男人顶着一头乱蓬蓬的头发,上面还有可笑的突起及乱跑到缝隙里的积雪,身上只有里面刚换的白色背心显得整洁,外面是一件披在看上去不大新的皮夹克,带着点污渍,但看的出是前几年的流行款。

随手朝同是变种人的老板打了个手势,对方遍弯下腰去拿他惯喝的啤酒。Logan拿手支着下巴靠着墙迷迷糊糊打瞌睡,他这种人不敢睡熟,一是警觉惯了,二是沉睡会唤起记忆里不愿想起的片段,折磨苦难,真实的宛如重现。

突然有什么人轻佻地把手搭在他的肩上,高端香水浓厚的味道一瞬间溢满了鼻腔,有个柔软的腰身凑过来,呼吸间都裸露地透露出目的。

Logan第一时间他想的是自己太过放松,很不好,Logan在Scott的耳目渲染下也有了那么点纪律性。下一秒他就释然了,管他呢,有上门来的艳遇何必不享受,现在的世界安稳的连万磁王都一心想着和教授下棋,没人能对他造成啥大伤害(除非那人想搞个大事情),更何况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犒劳自己了--杀千刀的期末啊,学校里的事情让人精疲力尽,又有一堆任务。

Logan轻车熟路地搂住那细腰,低声笑了一下,转身准备用一个激烈的吻开始这个夜晚,但是所有的激情都在他看见女子的眼睛时消散了。

蓝色。该死的蓝。

Logan脑内一下子就被情敌Scott在前几天拆线摘眼镜时的模样占满了。

那双眼眸闪的光像是雕刻完的托帕石般无暇,里面的情绪却温和的宛如澄澈的湖水,泛着淡淡的青绿。因为不适应光线而流出的些许泪水,是湖面上飘摇的晴岚。

Logan悻悻放开手,朝不解的女子露出一个抱歉的笑,承诺她今夜的开销由他承担。随着身影的远去,Logan自暴自弃地整个靠到墙上闭上大口眼闷了一口啤酒。

真烦。

自从目睹小队长那双眼睛后,Logan脑内就不时浮现出Scott的身影和声音,他说的话,他做的事情。

金刚狼刚开始出现这种情况时吓坏了,跑到教授那里承包了一堆杂七杂八的破事,妄图用繁忙麻木自己,结果无力的发现自己对小队长的思念从时不时变成了见缝插针,有空就想。

悲伤的Logan拍了拍自己的脑袋默默接受了爱上情敌这件事情,然后也很和时宜地又想起自己早就开始偷偷关注Jean以外的小队长,慢慢对Scott的关注超过Jean,拆线事件不过是让这种念头变本加厉罢了。

Logan再大口喝了几口啤酒,杯子很快见了底,正对着的门口黑夜里似乎徐徐清晰起一个熟悉的身影,看上去像是Scott的。

别把?!三好青年会这个时候来酒吧?!

Logan觉得这几杯啤酒还不会让自己醉掉,完了,他一定是疯了,连幻觉都有了。Logan闭上眼睛准备再看一次,结果一睁眼Scott直接出现在他的身边了。

‘Slim?!!’

     Scott红英石眼镜下的眼睛朝上翻了一下。

     ‘怎么,见到我很意外啊。’

Logan可以确定这是Scott,毕竟他身上牛奶沐浴露和甜食以及衣物熏香剂混合在一起的味道实在是太好辨认了。不过他也感到迷茫,Scott不像是半夜偷跑出来喝酒的人啊。

‘你不会是教授派来抓我的吧?我两杯还没喝到呢。文件我放回去了,扔教授房间窗子上了,很明显的。’

‘教授才没心思管呢,他忙着和万磁王在棋场厮杀,还为了作弊很小心思的把万磁王头盔藏起来了。’说到自己养父时小队长嘴角向上翘了一下,看到两个人能回到最适合他们的相处模式时,他由衷地为他们感到开心。‘老板,蓝色星期一⒈,加冰,谢谢。’

‘咦,我以为你会点玛格丽特⒉这种软兮兮的酒呢。’
    ‘那你这么硬气怎么不喝深水炸弹⒊?’
    ‘我喝不惯鸡尾酒,喂,slim,难得来一次酒吧,我们拼拼酒吧。’

    Scott就这样莫名其妙被Logan灌了一堆啤酒,他不是能喝的人,平时就随口喝几小杯或者一些温和的鸡尾酒,不像粗矿的Logan大杯黑啤就往下灌。几回合下来早就双颊通红,醉了。

“hey,Scott,你为什么来这里啊。”灌醉目的达成,Logan很快切入主题,他好奇的不行。

被灌醉的人小小的打了个酒嗝,像个迷茫的青年捧住自己的脸对情敌露出傻白甜的笑,反问他
“Logan,真傻假傻啊。真不知道?”

“不知道。。。”Logan挠了挠头,最近太忙他记性也差,完全想不起是什么事情。

“也不怪你,emm...谁会把情敌的话放在心上啊哈哈。我上周和你说我想和Jean求婚来着。”

“哦...”看着Logan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然后Scott接着说了下去,

“然后,我今天求婚了。”

“!那你成功了吗”听到这个爆炸性新闻Logan一把抓住Scott的手紧张的问,金刚狼心里上下起伏的速度猛然加快,老天啊,我是不是要失恋了。

“笨死了...谁求婚成功了会出来和情敌喝酒啊”Scott把头靠在Logan肩上,男人坚实的肩窝和皮夹克上冰冷的纽扣让喝醉了的浑身发热的Scott满足的蹭了一下,“而且求婚前和情敌倾诉简直傻透了...”

Logan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过接着更加好气了,一下子连问了三个问题“你说Jean拒绝了你的求婚?Jean不是一直都很想和Slim你结婚吗?再说求婚失败了也不至于难过成这样?”

Scott喝醉以后显得十分配合,有问必答,让Logan觉得只要是问题他就一定会给个答案“我也不明白...Jean笑着拒绝了我,然后突然又露出悲痛的表情要和我分手,我当时当着好多学生面就呆了,接下来那句话更让我感到不解了,她说她爱我,但我已经不属于她了?”

“你说我还能爱上谁呢Logan,我最上心的女生就是Jean了。”他摘下了已经是装饰的眼镜,青兰色眼睛氤氲着些许雾气,“而且退一步我去问Jean我爱上谁了,她对我卖关子说她不会恨我还把我当做朋友,但是作为对那个我喜欢的人的惩罚她不会告诉我她脑我的时候看到了谁。最tm令我难过的事情是,我发现,我居然没有那么难过。”

Logan拍了拍Scott的人的肩,试图帮前情敌现暗恋对象想到合适的人选:“Jean有给你什么提示吗?”
     “说是一个和我老对着干但是有时候心灵相同的人。”

     Logan眉毛皱了起来,他还真没从女性里找到合适人选,男性里对着干的不少,但是心灵相通又是什么玩意?

     他偏头想和Scott分享自己的看法,却发现醉了的人靠在他肩上也正好抬眼往他,近距离看Scott的睫毛更加长了,微眯起向他眨得时候显得非常动人,有温热的气息撒在他脸上,让他激生出一个念头,有点疯狂的念头。

Scott张嘴像是要说什么,Logan捂住他眼睛埋头吻了下去,温热的唇瓣相接,一切念头都被摒弃了,所有感官都集中在一点上。

这只是一个停留在表面的吻,也足够让Scott肩上下起伏。他眼神中有些惊讶,但是没有恐惧。Logan按住他的双肩带着不容置疑的目光问
“你想说什么?Scott?”

青年捂了一下脸,他有点消醉了,开始对刚刚的那个吻感到不好意思了,“我想说,吻我一下。”声音越放越轻,但是Logan却觉得这几个字很用力的砸在耳膜上,让他有狂奔的冲动。

    还有那些看上去不和情理的事情都多少变得合情合理了。
没有情敌会把自己的宝贝机车落入对方魔爪,也不会在刮伤漆以后任劳任怨补好然后只是警告始作俑者混蛋保护好我的车,还有用记得加满油。
也没有情敌会在看到失踪很久的爱慕者出现的时候先去问对方的情况,听到死讯伤心到不能自已。
没有情敌会在求婚前一周去询问对方的意见,失恋以后跑到情敌这里倾诉。
也没有情敌在听说对方失恋的时候不会幸灾乐祸,而是关心则乱的问东问西,担心的不行。
没有情敌会在失恋以后不确定爱上谁时主动求吻。
没有情敌会去吻自己怀里的对方。

他们其实早就爱上了,但是没有发现,或是碍于身份不敢揭穿自己。

Scott感到酒的后劲又上来了,他听到Logan急切地问他Scotty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自己只是傻笑,口中重复几遍没什么诚意的我考虑考虑,然后整个人很放松地靠到了Logan怀里。

恍惚间他好像被Logan轻吻眼脸,然后被背到肩上,鼻尖缭绕着啤酒,雪茄的浓烈味道以及雪的清香,这件几年前他带Logan去买的皮夹克似乎有点粗糙,但是不妨碍他贴着睡得很香。

在完全倒在梦境里之前Scott满足地收紧环着Logan的双手,想着明天一定要带Logan去买新衣服,这件衣服的机车油污味好像太重了点啊。

end(?)

写的有点急,结尾有点潦草,sorryOUQ
说不定会有后续呢~
   ⒈鸡尾酒 爽口清新。有那么点忧郁。
   ⒉鸡尾酒 蛮有名的经典款,女孩子爱喝。
   ⒊鸡尾酒 醇厚的口感还有较大的后劲,是比较男人味的酒。

评论(11)
热度(56)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