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碎隙嚣零系列】03December's love.星回错爱

周末更x-men吧 然后gamquick可能性大
还是英文名字读起来有味道哟。所以明白前两篇名字的意思了咩,第一篇季夏是六月,第二篇槐序是四月。同理星回是十二月。
有点肉。。。新司机上路恩。肉很难吃,我同学说,你这个肉吓人。受怎么这么攻的blabla,你是不是脑子炸1了啥的。【就算是这样 还是被屏蔽了 我心痛】
拒绝上升真人 拒转出lof 蟹蟹
身体Endless x SM1Z
精神SM1Z xEndless
Endless许昊 SM1Z “我”
系列每篇可以当着独立短篇。
名字和下一篇昊马昊有关。
别被名字骗了。
如果我毁了他们 请你原谅我 与他们无关。

   我的爱像一个梦境………无穷无尽,玲琅满目。
  …………………………………
1]

        窗外的雨淅淅沥沥,叶子不断地拍着窗户,看上去乌云压境欲来满楼风雨,但声音却一点也传不进来。
       今天有比赛,但我是替补。训练室里安安静静的,连猫叫都听不见。排位间隙看了两眼直播,许昊的ez又在大杀特杀,镜头给到他却显一脸无辜。
    扮猪吃老虎的小孩。
   
    排位进了,对面ban掉圣枪轮子,队友打字让我ez,我点到头标上,却始终不想确定。
    似是少年,成熟这种暗淡的气质却似阳光穿过被染的苍白的发梢,疯狂地生长,显现。
    相仿的眸子里藏的不只有个孩子。
   
    “马锅马锅玩烬吧~你的烬好强的。”
   
    下滑,确定,查看天赋,一气呵成。
    看着队友发来的?,回了两个字。
     will win.

2]

   一局终了,习惯性地看了看伤害总表,刚准备再开一局,手机就振动起来了,接听键按下以后许昊温软的声音就激动的传出来,默默地把手机拿远了一些。他问我有没有看比赛,他是不是很carry,我只恩了一声权当回答。

     他习惯我冷淡的表现,叽里呱啦一大堆又说了下去,说到一半突然支支吾吾起来,然后问:
    “马哥,今天你替补有没有不高兴啊。”
    他见我半天不吱声,慌忙补上一句在我心里,啊,不对,你就是最强的。
   我勾起嘴笑了一声,然后叹了一口气,反问他,那你怎么办?
   电话那里安静了一会,结果接下来许昊就在空无一人的休息室里激动地嚎了一句啊马哥笑啦,再自己捂住自己嘴巴呜呜了两声,最后又安静了下来。
  马哥是梦想啦。他轻声嘟囔着,声音又直转而上。
  我想和马哥一样强!真的特别想!
 
  我应该怎么说来着,加油?我不会和别人说这个。你还远着呢?许昊和我同一个联赛,都是国内同水平阶层的人,这话是不是很过分。我等你上来?太煽情了。

  “我有点伤心。因为替补。”我最后如此说,“来看看我吧。”

3]

  他顶着雨就跑来了,声势浩大的很,手里提着大包小包,少年的眼睛亮的吓人,正无比期待的望着我。

  我接过东西瞥了一眼,是他常吃的水果蛋糕和天台圈,他和这个年龄的小姑娘一样爱吃甜食,约会去甜品屋,把巧克力酱弄得到处都是,最后在恋人小小举措里红了整张脸。

  我很喜欢,我想。随即把他牵到我的座位让他坐下,他局促地抬脚避开满地凌乱的数据线,小心翼翼地搓着手,看着我拿着毛巾走过来,抬起头对我露齿笑了。

  我直接用毛巾盖住那张清秀的脸,然后蹂躏起滴水的头发来,他先开始没动在哪里等着我擦,揉了一会,两只手捉住我的手腕,我低头,他也不说话。

  “去吃你买的蛋糕吧。”

  电吹风轰轰作响的声音盖过了他的小小欢呼,随即他手在袋子里摸来摸去,摸到其中某一个的时候突然咧嘴笑了,然后绕开继续向里,拿了一个缀着草莓的奶油蛋糕,小女孩爱吃的口味。

“上次来找你的时候给你和你们队友买了蛋糕,我看你喜欢芝士的,刚刚想拿结果你们辣个胖胖的辅助非常帅气地顺走了。然后你在抹茶和巧克力里纠结了半天,最后吃了我蛋糕上的草莓。”

我停了电吹风。

“这次我特意买了三个,保证够,嘿嘿,马哥我对你是不是很好~”

  我拿毛巾狠狠搓了一下他的头,听见他吃痛的哼了一声,继续给他吹头发。许昊像是和我作对,故意吧唧吧唧嚼起蛋糕,故意留下草莓,然后举起来晃来晃去,问我想不想吃。

  我又停了电吹风,草莓似乎离我很近了,都快碰上我的嘴唇了,距离就这样突然加大,一不小心就滑进了许昊的嘴里。

  他头发已经干的差不多了,他的蛋糕已经吃完了,我把毛巾挂在旁边的座位上,凑过去看他那张露出恶作剧得逞表情的面庞,先开始许昊还和我笑嘻嘻的对视,后来绷不住咽了一口口水,眨了眨眼睛试着问了一句:马哥?

  我伸出拇指贴到他嘴角旁,抹去了他嘴角边的奶油,自顾自地进了洗手间洗手去了。

全文

评论(9)
热度(21)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