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Q双】保护欲(ABO)

我同学和我说,做爱不如谈恋爱。
所以没肉。
有私设,不严重
大概是一个好兄弟曾经上了我的梦中情人上完后梦中情人有阴影了有小情绪了虽然不是他的错也不是梦中情人的错所以我要保持微笑再把老婆捞来的故事。(瞎说的)
惯例三勿,谢谢。
谢谢各位帮我推荐bgm
『』内歌词来自tarvis- Closer

『I have had enough.』
『我已经受够了。』
:::

    “柯昌宇!”

    隔壁床上的喊声不算响,但是对徐铭枢熬夜脆弱的神经是个蛮大的刺激,adc一咕噜爬起来跳到对面床上,被子里的人簇簇抖了两下,最后露出两只眼睛。

    “小q?”
   
    声音轻小而颤抖。
    徐铭枢一下就清醒了。
   
    “是我,我在。”徐铭枢伸手把王海郦揽过来,隔着被子安抚般拍着他的背,柔声问,“是不是发情期要到了?我去给你拿抑制剂。”徐铭枢放开手腿搭下去脚摸索着找拖鞋,在黑暗里朝王海郦露出一个歪牙的微笑,打趣地问他:“你想喝那种味道的?橘子还是。。。”
   
     “别走。”
     王海郦猛地抓住徐铭枢的手,凌乱的刘海下面眼睛对他眨了好多下,像是哀求,又像是无意识的诱惑。“我没发情期。我又做了。。啧”他放开手在头上乱抓了几下,双肩烦恼地抖了两下,最后把自己缩成一团不说话了。
   
    徐铭枢在心里叹了口气,把刚刚自己努力忽略的王海郦口中叫的名字又提了起来:“we时期?腿哥?”
   
    又来了。
   
    在王海郦刚刚转来gt的时候,他前室友向人杰曾经提醒过徐铭枢,无双因为第一次发情期不太顺利晚上可能会做噩梦把别人吵醒。他当时没放在心上,随口嗯嗯啊啊几句就敷衍过去,转头继续调戏康帝口里可能晚上闹个大动静的人——这个白白嫩嫩的小孩子真是可爱,搂在怀里似乎还在颤,想要把他一口吃了。

   第二天晚上王海郦就给了徐铭枢一个下马威,他就像现在叫了一声隔壁上单的名字从梦中惊醒,然后把自己裹在被子里。

   好在现在徐铭枢也习惯了,没有第一次的不知所措,他重新坐到王海郦边上,把他抱回怀里,用下巴抵着他的发旋,让他的脑袋靠在自己肩膀上,听他讲,再好声好气地安慰他。

“小q你知道吗,那天雨下的可大了,外面树叶哗啦啦的响。我明明已经喝了很多凉水了,可是浑身还是热的不行。”

   徐铭枢听着王海郦和他说过很多遍的话,看了眼外面安静的黑夜,只把怀里人又搂紧了些。

   “我躺在床上把脸埋在枕头里,翻来覆去,怎么都睡不着。最后我去找教练,队医叫我回去房间里等着。”
   “然后他就进来了,我当时已经头昏眼花,只觉得凑过来的人身体很凉快,忍不住就抱住了他,我听到他很温柔的说我是第一次发情,他会帮我,他草草揉了我的头,就只记得旁边多出来一股淡淡的薄荷香。”
  “我醒的时候,他坐在我旁边,我身上已经不热了。我想起身,他按住我,出去之前他欲言又止,最后像是下定决心一样走回来,在我耳边说对不起。”
   “他说,对不起。”
  “话语那么温柔,说的话却那么残忍。”

  “我一定是很蠢地和他说了我喜欢他,我以为被上就代表被喜欢。我怎么这么傻。”
   “到最后,连一个吻都没骗到。”

  王海郦伸手悄悄抹去自己眼框里快夺眶而出的眼泪,微微吸了两口气。

   “你想要一个吻吗?”安静很久徐铭枢突然说。

   王海郦睁大了眼。

  “什..?”

  耳旁只有半夜不睡觉的夜莺娇滴滴的叫声夹着风,裸露的手臂上贴着的衣服皱得吓人,柔软剂的松木味,洗发露的柠檬味和徐铭枢抽烟带着的烟味,以及他身上一股若有若无的香樟味,这一切聚集在一起把王海郦贴得死死的。

“我说,你想要一个吻吗?”

『Lean on me now.』
『现在就靠向我吧。』

。。。

    什么呀。

    王海郦看着橱柜里摆着的煎蛋,翘起嘴角摇了摇头。他踮脚把碟子取了出来,然后叼了片面包跑到窗台上去吃。

先是一个吻什么的,再是煎蛋,小q抽风了?他咬了一口软趴趴的三明治,窗檐滴滴答答落着水,早上下雨了。

昨天徐铭枢放开他后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我说,腿哥没有了,你可以试试我呀。”

虽然话还是很无厘头。

“我可以先给你一个吻,然后谈恋爱。”

他也没等王海郦回答就从床上爬起来,按下去他的身子,弯下腰把他裹进被子里,然后用手背擦掉他的汗,捋开长长的刘海。

“快睡。”

『When I see you than,I knew——』
『当我见到你时,我已经知道——』
    “嘿早安双。”在厨房那里吃完饭的金灏看他一个人就出于友爱互助的精神跑过来和他聊天,刚准备热烈推荐昨天自己买回来的香肠,就一眼撇到王海郦嘴里看上去卖相很好的煎蛋。

     “卧槽他早上犯病是为了你!”

      “谁???”

     “徐铭枢这个逼不当人,早上起来围了个围裙在哪里煎蛋,结果煎了三个蛋才煎出一个正常的。。。他自己消费了一个,结果那个最糊的直接塞我嘴里了,诶呦苦的我早饭都没吃!”

     看着傻窝一脸悲愤声情并茂地描述,外加想象了一下一脸痞子样的beta露出嫌弃地表情围上女神的小熊围裙,系上带着蕾丝边的带子,小心翼翼地举着平底锅在哪里开火煎蛋,王海郦顾及傻窝的面子,举起三明治掩盖住自己拼命上扬的嘴角。

“双你别笑啊!”
“你大白天吵吵啥呢窝神?”

徐铭枢手上夹着一根烟,杵着眉头上下打量着手舞足蹈的段子手:“大老远就听到你喊我名字,怎么,想你爸爸了?”
     “你就欺负我吧你。”辅助冲adc翻了个白眼还是很贴心地走了出去,“拜拜双儿。我们这也就你能制住这个人了。”

   “噗哈哈哈。”金灏走了王海郦忍不住笑出声,一边徐铭枢走到他旁边行云流水地点了烟,对他吐了个小烟圈:“这么好笑?”

王海郦呛了咳了两声,接过徐铭枢给的水灌下去后扬起一个笑:“对呀。”

    他们又没营养地拌了几句嘴,无非还是那几句你别抽烟我就不你再说我就对你脸吐烟圈哼唧我不理你了你混蛋之类。到后面他们都安静下来,雨也慢慢停了,叶子上泛着水反着太阳的金光亮闪闪的。两人心里溢出一些岁月正好的感觉,而宁静的夏空悄悄沉淀下来,云也褪去晦涩的外衣。

徐铭枢抽半天的那根烟终于熄了,他朝装好水的纸杯子里弹了弹没有的烟灰,最后把烟头丢了进去。

他转身要走的时候王海郦拉住了他,徐铭枢眼角轻轻上扬,又从兜里拿出一根烟准备抽,王海郦赶忙拍掉,然后把还剩一点的煎蛋凑过去:“自己的手艺,还不错,尝尝。”

徐铭枢像大爷一样挑了挑眉毛,分明是要他喂。

王海郦想了想也不好意思收手,稍稍把手抬高把东西往他嘴里送,那人一口连着他的手指尖含住,虽然只有一瞬间,但是王海郦感觉分明触到了柔软的舌尖以及磕到虎牙的丝丝酥麻。

   他脸唰就红了,快速把手抽出来放到背后去。眼前的人终于换了个表情,牵起嘴角的肌肉抿起薄唇,笑得一脸理所当然。

   “谢谢款待,双妹。”

   『you will be next to me.』
   『你将在我身边。』

///

『Thinking of a second chance.』
『想想是否还有第二个机会。』

“小q你看这个操作,他实在是”
“——太帅了。”
  

    徐铭枢隔着毛巾揉了揉王海郦一头黑色的软毛表示不满,然后拿着电吹风细细从下向上吹干,和他手上温柔的动作不同,他脸上的表情是一个大写的“我周围怎么都是厂长迷弟”。

“人家厂长已经有标记的omega了你就别做梦了。”
     “啊可就算这样厂长还是好厉害呀!”

     王海郦往后自暴自弃地地一倒,小小的骨架隔着层湿毛巾靠在徐铭枢肩上,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行为和撒娇无异,他又用湿头发蹭了蹭徐铭枢,又把他推开,说:“哎呀小q你好脏呀。”

     徐铭枢鼻尖略过一股和王海郦本人性格不同但属于他的清冽的栀子花味,很香,不过他还是轻微甩了甩头,站起来说:“那我洗澡去了,你自己吹。”

     “别别别我错了。”

     于是徐铭枢又坐回来给他吹头发了。

“你这样出去很容易被alpha日的。”
    活像小时候给omega讲恐怖故事的老奶奶。

     王海郦在心里吹了个小口哨,继续吸厂长去了。

     吹干后王海郦表示迷弟事业永不停歇,他还要继续吸,得到了pentaq的白眼x1,然后被强行没收了手机,再得到pentaq晚安x1。

     垂死挣扎以后,再得到了pentaq耳边吹气x1。

     王海郦妥协了。

~~~

   『I'll never leave you.』
   『我永不离开你。』

“双妹我喜欢你你和我在一起吧。”
“啥?”
“啥都没。”
   

“卧槽兄弟你这么表白要注孤生的。”围观了多次表白无果的beta辅助对正在捂脸的同是beta的adc说,“外面竞争很激烈啊。”

“我没想好怎么表白。。。我也不知道送啥好。。。”

傻窝想了半天,最后还是准备从追星方面入手,然后提了个建议:

“你把厂长绑来送无双吧。”

    “窝神我怀疑你这里有问题。”指了指脑子,徐铭枢得到了灵感一样起身夹了根烟出门顺便给了傻窝头一巴掌,“谢了。”

傻窝捂住头对门外消失的背影竖起一根中指。

“傻窝,小q呢?”
“追妻,再问自杀。”

“他追什么妻呀。”王海郦一脸茫然地看着傻窝,后者赶忙转移话题,“你找他干嘛?”
“他打火机刚刚塞我手里了。”

呵呵徐铭枢你也有今天。
双妹为了你的戒烟大业,憋还他。

“双妹晚上还做噩梦吗?”当然这话他还是没说,随便找了个话题继续转移注意力,没想到王海郦停了脚步,侧头认真思索了一下,最后露出一个狡黠的笑容:

“从小q第一次给我吹头发以后都没做了。”

===

『So you just need to get——』
    『所以你只需——』

    徐铭枢出we门的时候,脑子里只有一句话。

苏碧浪你这个奸商我祝你晚上被大舅子一夜七次。

一个你父皇的签名照居然要3顿海底捞,你是逃难的吗。不过拿到东西也就可以了,割肉就割肉吧。

we刚刚盛情难却地把他留下来吃了晚饭,回到gt基地的时候王海郦刚刚开始洗澡,他坐在床上坐立不安,最后紧张过分的结果是睡着了。

醒的时候王海郦坐在旁边头上还滴着水,手里拿着签名照表情激动,看他醒了表情更加难以自制,冲上来就抱住他脖颈蹭了蹭,声音糯糥的。

“谢谢你,小q。”

徐铭枢一下子就清醒了,他鼻尖晃过一丝香味,紧接着越发浓烈,往他鼻子里钻,栀子花,在雨天或是夜半才会有这种迷人的香气,甚至能跨过性别的沟壑,带人吸引,着迷,坠落。

他拉着王海郦和自己对视,那双漂亮的棕色眼眸里闪着夏日明快的光泽。

“凑近点,我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

“我喜欢你。”

『Closer.』
『靠近点。』

————————

   所有我对你的举措,不管是什么也好,都是对你,我无法克制的,

   保护欲。
  
End

其实双妹后来几次是装的。😂
最后强行点题。

评论(23)
热度(51)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