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某日系列Ⅰ 突发事件平常处理

法医AU,lpl全员向。
独立小故事合长篇系列。
一点也不严谨,纯粹是喜欢这个设定。
多cp主Q双,其余cptag见。
双儿其实没多大戏份和q比,因为q是我们的主角呀,法医人类学硕士,现在在某市公安工作。
其他的嘛,自己看咯。
哦,我其实不大想写破案和谈感情诶,我就想看他们在一起碎碎念,太可爱了。
目前构思里童扬缺个cp。。。


本章出现cp Q双 厂布
人物:小q 无双 布神 炫君 (田野 厂长)

算不上故事的故事开始在某年某月某天的早晨,故事的主角法医徐铭枢吞了最后一口全家热得过烫的三明治,捋了捋自己皱皱巴巴的白色工作服对窗弦上的百合花笑了下企图冒充新世纪好好青年,忽悠自己这是美好一天的开始,跨进了办公室。

然后他就笑不出来了。

直径看上去有半条手臂的材料箱,黑黢黢的外壳上贴着闪亮亮的便签条,他撕下来看,上面姬星主任龙飞凤舞的花体字写得是【x月x日新世纪大楼纵火案】

认命地叹了口气,他打开箱子,火灾最让人烦,颅骨复原甚至会让你想要撞墙。骨头会因为爆炸和高压散裂成很小的碎片,高温又可能把他们化为灰烬,然后在平地起风里消失地无影无踪,剩下的只有让你去填补的无穷想象力。

“早啊Q,”警员李炫君路过地时候朝里瞥了一眼,来了兴趣凑过来问:“早上布神送过来的那起?”

“恩。”
“节哀兄弟,这个可是大家伙啊。”

“我真的讨厌火灾案件。”徐铭枢皱了皱眉头,“F你了解多少关于这个。”
“嘛,我就知道上周那边大楼烧了,五层楼,全成灰了,焦黑焦黑的。布神到那里就一副明凯队长没带他去吃宵夜的模样,那样子,啧啧。据田野说,把那边消防支队留下来的小同志都吓得不敢说话了。”
“慈爱的班主任怎么会就这么止步,他一定『超温柔』带着刑侦人员一起吓走了。”
“我还知道,他说得是『你们这些外行人除了会担心这里的死者灰重新冒起火来就只会破坏我的现场。都回队吃咸菜泡饭去!』”
“哈哈,不愧是耳目渲染的。”

徐铭枢勾了勾嘴角,用带好手套的手插了记忆卡到电脑里开始看,在心里默默称赞了布神手下学员拍照技术果然还是那么好,法医想注意到的几个点都拍得很清晰。
“我不用去都知道布神说啥,他实在是太苛刻了。”
从拍照到取样都力求亲力亲为,除非是自己手下带了很久的人。明明都是个主任了,满脑子都是教学的事情,被人劝稍微地别那么严苛嘴里总念叨地是:“你看我拍,还能学。我让你拍,照片不能用,我还要重拍,和我第一次自己去没什么区别。何况你乱拍,姿势选角都不对,反而教学质量就下去了。”
“所以人家是班主任啊。你加油,今天轮到我便衣巡查,走了。”

“去吧。”徐铭枢把标签袋翻过来按时间顺序一份份看下去,粗号油性笔上面的字狂放不羁。他再去查了一下邮箱,大致了解了一下丧生的人数和每个标号袋地发现地点,他把灰和骨头渣子倒在桌上,不爽地盯着一颗颗闪着白光的骸骨,按照种类分拣起来。
“老天,我真的不喜欢这个事。”年轻的法医再次嘀咕到。

灰和小颗粒相当多,姬星恨不得把整个现场的灰烬都给他搬过来让他拼。
正当徐铭枢埋首在一堆尸骨里的时候,电话叮铃铃响了三声,他没管,继续从灰里拣出一小块下骸骨,放到桌边一个区域里。
“喂,这里是行动组γ小队队长王海郦。”

徐铭枢冲自己刚刚从灰里扒出来的上眉骨笑了笑,应了声:
“这里是法医组徐铭枢,请讲。”

那边的声音明显欢快了很多,没有刚刚那种故作成熟的违和:
“牙儿!中午我轮休,待会来找你,现在我在市中心美食汇里,你想吃什么。”

徐铭枢沉默地看了一眼左手里面看上去很新的陶瓷牙和右手里尖尖翘翘的犬牙--上面有长时间服用过于多的某种腌制食品而造成的斑斑痕迹。
“我想吃撒糖霜的东西。”

“Q牙儿,是不是上周火灾归你管了?”
“恩。”

“这个办公区的老板很爱吃甜食。”王海郦说。
徐铭枢把零零落落的牙齿凑到一起,“看得出来。哈,牙是一口烂牙,整的还算有样。他这个样子害得我都想吃甜食了。”

“不想变成他那样就要记得刷牙。不过就你那口歪得七零八落的牙还好意思嘲笑别人。”王海郦问,“酥皮蛋糕怎么样。”
“都听你的甜心妹妹。”
“去你的!”
那边人撂了电话。

“Q!!”姬星风风火火回来地时候徐铭枢已经弄出来两个下巴,班主任拎着两袋子下午茶凑过去看他进度,“下午和我去个现场。”

“什么??”他转过头看一脸严肃认真的主任简直欲哭无泪,他自暴自弃脱了手套拿起一盒虾仁烧卖到门口去吃了,“我的主任,我的副教授,我还有三个头两个半头等着我去拼啊。”

“不许撒娇,下午那个是个浮尸案,两个被害者。”姬星眨了眨眼躲过了徐铭枢的攻势,“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黄O江流行浮尸了。看来我老了。”

“不不不不副教授您最年轻了。”徐铭枢慌忙安慰到,他用筷子踢开虾仁旁边的豌豆,娴熟地转移话题,“啊那个天杀的制造了这个纵火案,还把唯一的安全出口锁了。”
等那天被抓了爸爸要给你玩半天最高难度找不同。MDZZ五个人尸骨混一起,谁分的清,啊?啊!

“温度大概两千多,铜门都烧弯不少。”姬星从袋子里掏了掏,再拿出一杯圣代丢到徐铭枢腿上,“诶,一杯圣代呢,够收买你了吗。”

“班主任的收买一律接受。”徐铭枢露出一个笑,他打开壳子开开心心地舀了一大勺放到嘴里咋吧,声音有点含糊不清,“你下午要带你的研究生吗。”

“我在考虑,田野看上去白白净净的,但心理承受能力蛮强,应该没事。”
“别太高看那孩子了。”徐铭枢吃得飞快,他把杯子举高,把最后一点点粘着草莓酱的奶油吞了下去,“浮尸那是一般人受得了的。”
“干我们这行的是一般人?”

“我说不过你我投降。”徐铭枢随意地举了举双手,很没骨气地从班主任盒子里夹了一个烧卖往嘴里一塞,“里今天也素这样喂田野的嘛?”

姬星露出了个和蔼的笑容。

“难怪你的学员基本都有食道灼伤和急性肠胃炎啊。”徐铭枢盯着姬星上上下下几个来回看了好几遍,“吃这么多全吐出来,不想得都难。”

“吃饱了好干活啊,又不是我强迫他们去扣嗓子眼吐的啊?”班主任一脸委屈,“还是我出钱买的呢。”

“是是是是是是。”
“还一个小时,我们继续拼吧。”
“好那我去拼髌骨。。。”徐铭枢蹲下去去找新的一袋子灰烬。

“别想偷懒,回来继续拼头骨。”锐利而尖细的嗓音立刻就响了,徐铭枢一抬头就被捏着头语气不善地威胁道,“再偷懒我就让你每次都在新鲜尸体勘察第一线。”

“啊,别把,我可是法医人类学,不是法医医学啊。”徐铭枢装模作样地哀嚎。
“没记错你还修了法医精神学,要不要再和神经病亲密接触一下?”

“新生居然说你慈祥,我很困惑。。”
“你去问发工资的爽全啊。”

“说到这个我们可以派李炫君过去,让他撒撒娇卖卖萌牺牲下色相,给我们加点预算。”
“你想被砍光工资吗?”
“也对,生存不易啊。”
徐铭枢假模假气地哀叹了一句,然后又慢慢染上灿烂真实的微笑。

Ⅰ end/Ⅱ tbc


评论(15)
热度(33)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