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某日系列Ⅱ 玲珑小姐(上)

法医AU
多cp 目标全员
主角PENTAQ 主cp是Q双
前文

     
   
本次出现cp:q双
人物:Q,无双,ZZR,Savoki,阿布,打酱油的庆欢和干苦力的田野

就算中O人民共O国是个犯罪率略低,嫌犯作案手法略粗糙的国家,法医办公室里要整理分析的案件还是一件接着一件,唉,没办法,人口基数太大了嘛。
   
当曾湛然抱着一个大的保鲜盒走进办公室里时,徐铭枢也只是镇定地接过箱子放到桌上,推开写到一半的上次纵火案的尸检结果,把工具箱拉出来准备加急干活。
   
“所以翠花你可以告诉我,这又是何方神圣。”
   
“隔壁地方上的重要官员的妻子失踪了。今天早上有人报案说在O嘉高速公路上看到这个尸体,局里在想这两个案子之间有没有什么联系...”

曾湛然话说一半,就被门外的咒骂声阻拦住了,他揉了揉太阳穴,抽出了腰间的警棍。“疑似死者的人的女儿已经在前面闹了很久了,前台人员安抚了她一会,但是现在估计她已经失去耐心了。请您等我一会,我马上解决这位小姐。”

曾湛然转身就朝门外走,徐铭枢叫住了他:“我说翠花,能不能别那么官腔啊,就算学明队也不至于这样吧。”

清秀的少年逆着光挥了一下手中警棍,对他冰冷的微笑了一下,“无法遵命。徐铭枢法医。”

外面的声音又近了点,只听见一个女警官的低呼,一个女子冲到了门前,浓妆艳抹里满是趾高气扬。

“我要见姬星主任。”

“对不起,小姐。姬星主任和明凯队长早上有一起突发案件要处理,至于他具体什么时候回来,暂不清楚,您可以回到前台继续等待。”

那人撇了接话的曾湛然一眼,换了个姿势站立:“你算老几,没有姬星主任,那其他的法医呢,有没有啊。”

曾湛然刚想说话,却被后面慢慢走上前的徐铭枢按住,年轻的法医露出了个未露牙的笑,说:“有是有,可不知道有什么需求啊。”

“我妈怎么样了。我要看报告。”那人立刻站直,眼神里流动起急切了。

“别急啊小姐。”徐铭枢捋了捋自己柔顺的头发,慢条斯理地说:“报告最快也需要2天。而贵母嘛,”他手一指,
“可不在保鲜盒里躺着好好的吗。”

旁边人爆发出一阵大笑来,徐铭枢也笑,眼里却一点笑意都没有,全是算计别人的狡黠和浓郁的嘲讽,衬着他俊美的皮囊,给人一种四伏的危机感。
  
“你是谁?居然敢开我妈的玩笑?”

徐铭枢喝了口水,脸上依笑吟吟的:“我就一个小小的法医,说话不过脑子没逻辑,真抱歉惹您生气了,我是徐铭枢。”

“徐铭枢是吧,好,我记住你了。”

“现在赶紧检查,否则我让你明天就卷铺盖走人。”

徐铭枢走近了点,眼眯了很多,那人也只是稍微向后退,根本没有一点防守的意思。徐铭枢脚下突然生风,下衣划出一道白色的弧线,随即就已经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女子心里一惊,她学过跆拳道,力气也不小,马上反应过来一掌挥过去,结果另外一只手腕也被抓住,看似瘦弱的医生在她视线间隙示威丝地挑了挑眉,接着她就感觉到自己被握住地地方传来撕心裂肺的痛。

“哈哈哈哈牙儿你把那个女的的手腕卸脱臼再给她装上了是吗。”王海郦在摩托车头盔里的声音闷闷的,不过还是能听出小孩乐的不行,“这个太贼了,根本抓不到把柄啊。”

后来那个女的被匆匆赶来的另一位法医--负责比对DNA取样的张景焕带走了,他说抱歉呀Q给你添麻烦了。徐铭枢笑着摇手说没事没事,权当活动筋骨啦。那女的不长记性还瞪着练过武术的法医看,结果年轻法医也不客气地接下目光嘴上狠狠的回击了过去,大意是有些人为之激动的是不是自己的妈还不清楚呢就知道瞎作死。

那边王海郦笑得更加欢了,抹着眼泪问他想吃什么。徐铭枢早从刚刚的闹剧里脱身,活人要骂,但是死人也是要检查的,确保肌肉组织切片和血样已经被取走,他蒙上口罩,带上防毒面罩一样的潜水眼镜,取出塞在桌子最下面三个大家伙--一只不锈钢煮锅,一个大筛网,一台电磁炉,他便哼着奇奇怪怪的小调,不知道是周杰伦还是谁的歌,开始工作了。

金灏走进来的时候被苍蝇和尸臭扑了一脸,他连忙吧警帽向下扣,而后面跟着的姬星轻车熟路地从门背后拿出两套浮潜装备,扔给金灏。

“你们法医都这么有毛病吗,煮腐尸这种变态事情都干得这么风轻云淡。”
“第一,良好的心理素质是所有警务人员都必有的品质,其次,我煮尸体不是为了好玩,而是因为用这个方法可以使骨头上面的肌肉组织更容易剥落,只要两小时就能全部完成。”

徐铭枢一边随口回答他,一边用长柄勺从锅里捞东西,捞出头骨的时候王海郦正问他中午饭吃啥,他盯着那块还黏着不知道哪来的软组织的头骨,踌躇了一下:
“恩,春卷,甜的春卷。”

“我真是越来越猜不透你在办什么案子啦。”王海郦叹了口气,随即他还是元气十足地说:“好啦我知道啦,那再见。”
    
金灏忍住恶心走到徐铭枢旁边拉下了柜子,拿了自己寄放在这里的几个弹夹和小零件,经过徐铭枢时听到他嘀咕嫌弃我还在我这里寄放东西,金灏慌忙快步走开,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还不走在这里干嘛呢,给我们当助手?”姬星尖尖的嗓子很有穿透力,金灏赶忙换了个坐式,稍稍有了点军人的模样。“副教授,我在这等饭,而且我也无聊。”

“Q,你觉得死者是不是失踪者。”姬星转了个身子没再理金灏。

“可能性不高。”徐铭枢面色凝重的摇摇头,把颅骨转来转去的看个不停:“首先年纪就有差,耻骨联合的磨损程度根本不对,差了快八岁;再者是死亡时间也不太对,失踪者礼拜日晚上六点离家,推估出来的死亡时间也差不多是五点到七点这段时间,如果说一出门就被杀害,那第一现场就不会是被发现的地方,那里离她家可足足有将近两小时的车程……但田野的报告说发现的地方就是第一现场。”

“会不会是别的目的,比如...”

“她的阴道的确有损伤,但是是持续性且长久的,因此她可能是个妓女。但做精液检查的时候,什么痕迹都没有。”
“我觉得建模应该要做的,让田野联系一下信息部的。”

“喂,我的研究生咋变你劳力了。”
“那你来干吧我的好主任。”
“不了,谢谢。”主任很快就选择卖掉自己的研究生。

下午阳光照的人都有点迷糊,锅里煮着腐肉也依旧让徐铭枢打起了瞌睡,刚刚吃完王海郦送来的中饭,菠萝块的香味似乎唇尖还有。

悲剧就是这么发生的。

锅扑了,有一根肋骨掉了出来,他手忙脚乱的关炉子,却没注意到不速之客偷偷溜了进来拿走了什么。

当他把骨头一一捞出来的时候,徐铭枢开始发觉问题,好像缺了根东西。当所有骨头都捞出来摆好以后,他急得团团转,啊,我的完整骨架,我的尸检报告。

最后他在警犬的宿舍里发现了这跟被当成磨牙棒的可怜肋骨。

要不是不能对警犬出手,徐铭枢只想把那只狗吊起来狠狠抽一会。

Ⅱtbc

评论(10)
热度(18)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