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Q双】愚人粉 Fool Pink

分无双视角和q视角
数字是时间线
one on one,别像琼瑶奶奶那样纠结。
惯例三勿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勿扰真人
勿转出lofor空间 勿转出 勿转出
勿带入真人 勿带入真人 勿带入真人

『渴望着无杂质的快乐。』
『任世界调笑,轻视,质疑,至少我,如此坚信。』

        

       ***Fool's Champagne  SIDEA***
       *色彩系列01-愚者的香槟*
       *   pentaQ   *

0

徐铭枢眯起眼睛,最后蹲下身用力用袖口擦掉了王海郦脸上的水渍。“啧。”他啐到,但还是伸手把小孩拉进了墙角。上下打量了他狼狈不堪的样子把身上队服脱下来,盖在了他依旧露在外面的手臂上。两人脸凑得很近,徐铭枢嘴里还没点燃的烟随着嘴角牵动一下一下戳在柔软的脸颊上,移开时甚至因为肌肤稚嫩留了几个淡淡的红印子,他脸上写着不快:
“我说,你来……”
    “来陪你。”王海郦脸上没露出什么表情,他只是掐断了徐铭枢的话顺便拉了拉刚刚盖上快要掉下去的衣服。
     徐铭枢眼睛恢复原样,把王海郦搂进怀里,口中话还是不饶人。
     “谁要你陪?”

-2

    “你愿不愿意和我在一起啊,王海郦。”
    一场胜仗结束以后全队又冲向了ktv的怀抱,正当大家都唱到兴起,high的high,倒的到,发疯的发疯时,徐铭枢突然一把拉起一边因为年龄太小不能喝酒只能抱着芬达对他们傻笑的王海郦,凭着酒劲把他带出房间,借着酒胆把他压在没有人的走廊里表白。

    “呜哇你喝醉了。”身下人脸红着推搡,但徐铭枢似乎没感觉到什么力气。

    “没怎么醉。回答我。”他把头放低了点,看着人还不回答干脆拿了根烟准备打持久战。

    “等等你烟放下!公共场合不可以抽烟的。”王海郦伸手想拿,徐铭枢举高了点,“别转移话题。”

   小打野只能又缩回去哭丧着脸,试探着说:“那你先放开我好吗。”

    “不好。”徐铭枢吸了口烟,伸长脖子向上吐出来几个灰色的烟圈:“你狡猾着呢小猫咪,不能让你跑了。”

    “你真没醉?”
    “没醉。那个醉汉和你讲道理。”
    “行吧行吧只要你不要第二天不认就行。”他嘀咕了两句,最后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抓着徐铭枢的头凑上去亲了他一下。

    徐铭枢一边慢条斯理地把没吸几口的烟丢到垃圾桶里,一边把手放到王海郦后脑勺加深了这个吻。

真甜啊。他暗搓搓的想着,然后用舌头撬开了王海郦的牙关。

-5

深夜一局rank结束徐铭枢毫无偶像包袱地伸了个懒腰,一贯宠粉地温和地说了句晚安饼冲镜头挥了挥手关掉了直播间。凌晨不睡觉对他们来说就像家常便饭,此刻徐铭枢没有什么倦意,只觉得晚饭被we的人抢太多肚子很饿,想要拖个人下去吃夜宵。

他侧头刚想喊窝神走吧我们去增加体重,却发现自家辅助已经不见踪影,他用混乱的脑子回忆了一下,哦,一个小时前金灏和他说我要睡觉了晚睡要长胖的。

辣鸡,电子竞技没有早睡。

徐铭枢又打开了手机准备去骚扰隔壁上单,结果一开qq就看见温柔的上单一发晚安,又不情不愿地想起——哦,腿哥明天有比赛。

天呐我就要这样一个人孤独地增加体重了吗?

扫视了一下空无一人的训练室,等下,门那里有点光芒,他抓起外套套在身上,心里有了主意。

徐铭枢悄悄走到王海郦身后,打野这一局看上去蛮顺利,已经在打大龙了,拿到龙buff以后快速推进结束了这局。王海郦鼠标点到victory的时候,电脑屏幕一黑,瞬间就倒映出来徐铭枢的背影,他像是惊到了唰得把椅子向后一转,身后人脸上淡定的很,拍了拍他的肩。

    “少年,看你小小年纪骨骼清奇,和我去吃宵夜吧。”

    少年稍稍歪了歪脸,刚想说点什么,就被打断了。

    “我请。”简明,帅气,扼要。很好。徐铭枢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

    小孩子没在意这么多,听到了请客就开心的笑了,说:“牙你等我一下。”急急关了电脑就往宿舍里冲。
 
徐铭枢勾了勾嘴角看小小身影就消失在房门间,远远地喊了一声:“我去楼下等你。”那边也闷声回了一句好,估计是头埋在自己乱七八糟的被窝里找自己的外套。

夏天的上海风总有点咸咸粘粘的,他靠在栏杆上准备抽根烟,背后却急急忙忙冲出一个人影来。王海郦看他要抽烟好看的眉头拧巴在一起,语气里充盈着不满:“为什么我的室友都喜欢抽烟啊?这不就是在吸毒吗,还要强制带上别人。”

虽然把抽烟和吸毒联系起来有点无厘头,但是徐铭枢还是乖乖收起了打火机。一旁王海郦很受用地朝他眨了眨眼,毫无保留地给了他一个灿烂的笑,一瞬间点亮了一条街上黯淡的路灯。

-4
 
     两人风卷残云地吃光了所有宵夜,但可惜他们嘴皮子翻飞地速度赶不上老天变脸的速度。从店里出来的时候倾盆大雨哗地就扣下来,前一个雨点衔着后一个雨点的尾巴,勾出一副浩浩汤汤的雨幕。王海郦咬了咬下唇安慰杵着眉头的徐铭枢是个黄梅雨,很快就会停下的。

天不遂人愿,他们站在店面前里聊了半个小时天,全程都是徐铭枢讲王海郦点头,顺便打一个超大号的哈欠,然后继续机械地点头。

徐铭枢不知道那根筋搭错了,想长痛不如短痛,把外套朝王海郦头上一扣,搂住旁边人的肩膀就往雨幕里面冲,王海郦一副蒙逼的样子,到了基地还一副我什么都不知道的表情。

好在基地不远,王海郦因为有东西遮着只有裤腿湿了,反观徐铭枢就不好过了,水顺着头发汇成小小的瀑布留下来,黑色的发丝东倒西歪,身上全部湿了,像是刚才黄浦江里爬出来的。

他本人淡定地很——虽然有点头晕,捋开遮住头发的眼睛熟练地从口袋中摸出烟点上,比王海郦终于缓过神更快,他靠在浴室的玻璃墙上先开了浴霸,冲看上去气鼓鼓的打野挑了挑眉毛。

“快去洗。”

-3

     第二天徐铭枢发烧了,迷迷糊糊爬起来有个冰凉的东西落在怀里,才发觉自己热的很。他冲床头柜一阵摸索,最后摸到两个杯子。随便拿了一个灌下,卧槽,徐铭枢内心奔涌过一群草泥马,这个水怎么这么甜,一定是9O9感冒灵。他又抱着我不死谁死的心态把另外一杯也给灌了下去,喉间一片温暖,齁人的甜味被推开,泛滥的只有淡淡的温润。

他再睡了一会,醒得时候已经好了不少,头上冰袋也换了一个,他试着起身,旁边好像多了个毛茸茸的东西。徐铭枢小心翼翼地抬手,王海郦正枕在他的肚子上睡得正香。午后的阳光灿烂而清澈,拢成纱,再轻柔地附在他的躯体上。徐铭枢难得一见的,缓慢地勾起自己薄薄的唇,抿出一弯温柔的颜色来,神情严肃又不缺灵动,最后他叹了口气,把手放在王海郦背上,他的内心有什么东西在翻涌,他感到一点点悸动。

老天啊。他看着王海郦慢慢睁开的眼睛——他们看上去如此易碎,像是触碰后会散落一地碎片,和长长的睫毛,在内心地哀叹到:

我好像恋爱了。

-1

“我受够了官博再发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坐在徐铭枢对面的少年眼眶微红,他的眼睛是平时是漂亮且光彩动人的,可现在碎成一片伤心的黑色湖泊,里面全是散落的冰渣,尖刺。

“我和腿哥只是朋友啊,很好的朋友。”徐铭枢不知道怎么给他解释,卖cp是俱乐部暗中授意的,其实人人心里都跟个明镜似的,只有这个小孩转不来弯,他果然理解错了意思,继续红着眼睛质问到:

“我们呢?我们之前连很好的朋友都算不上吧?论时间我比不过傻窝,论温柔我比不上腿哥,我好像很弱啊。”

“可我就是喜欢你啊。”
“你还要我说多少遍啊?”

他有点发火,对面的人立刻噤了声,低着头拽着床单,徐铭枢又心软了,但是还是继续说下去了:
“我是在保护你你懂吗?现在电竞圈卖腐是可以拉人气,可要是真的和他们说我们在一起了,喷子,你拦得住吗?”
“你还小啊,我没关系,可是王海郦你还小啊,你忘了你刚刚打职业的时候uzi的事情对你影响多大了吗!”

攥着床单的手放开了,少年压抑着哽咽地声音满屋子都是,他才发觉自己也带着点哭腔,嘴角早就划过一滴泪,似乎还留着点温度。

徐铭枢慢慢爬过去把他搂到自己怀里,感到王海郦趴在自己身上不再压抑,胸口一片濡湿。

多么无力而又渺小,我们的爱情。徐铭枢把自己的头埋在哭累的王海郦颈窝里想,他闻到王海郦身上淡淡的牛奶味,糖果的甜香,那股气味是属于王海郦的,纯真的孩子气,他也闻到了自己的味道,辛辣的烟草味,男士沐浴露给的颓废的香精味,他也在方寸呼吸中嗅到一丝他以前一直使用的香皂的味道,寡淡的薄荷,带着点警醒和果断。

我不会驳回前面一句话,徐铭枢想,但是我起码要加上这两个形容词。

坚韧,美好。

1

“你啊。”

『愚者千虑,但最终只为了守住属于自己的一座城池。』
『多么无力又渺小,坚韧又美好,我们的爱情。』

end

有些没有详细描写的部分会出现在属于双妹的SIDEB香槟黄。
第一段『』内话是对颜色的解读。
最后一段『』是对颜色前形容词包含意思的理解。也是对人物的分析。
嘛嘛嘛嘛嘛记住文章都是胡扯的,不要相信啊啊啊啊勿扰真人勿KY啊。
    

评论(6)
热度(34)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