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某日系列Ⅲ 玲珑小姐(下)

法医AU
具体一点设见前文1
主cpQ双 本章有马荡
主角是Q

  “喂,牙儿,不要再吃饼干了,快点过来,我买了鲜肉月饼,刚刚出锅的。”王海郦脱下手套,小心翼翼地把烫手的圆圆糕点拿出来,试着咬了一小口,随即上口还没嚼完就再咬了一大口,嘴里含糊不清地说:“记得洗手啊。”

    “洗过了洗过了。”老远就闻到香味的徐铭枢早就扔下了手上那包给刚刚长牙的小婴儿吃的动物形状的磨牙饼干,在旁边的水池洗完手以后就任着水流了一手兴冲冲地跑过来,王海郦赶紧把整个月饼塞到嘴里,用舌头草草地扫了两下嘴角的碎絮,抽了张餐巾纸递给徐铭枢。

    “双妹你现在真的超级像一只仓鼠诶。”随便擦了两下,徐铭枢也不怕烫直接拿起月饼就着旁边的糯米纸大口吃起来。“没新意。”坐在桌子上的刑警用膝盖轻轻撞了一下靠在桌子上法医的头,“这种比喻都听烂了,还不如直接夸我可爱呢。”

“啊,那我换一个好了。”几口就吃完的徐铭枢吮了吮自己的手指尖再拿了一个,“考虑到我职业涉猎范围的狭隘,浴室少女二十天*怎么样?”

听到这个名词王海郦瞬间变了脸色,反应过来后狠狠揉了笑嘻嘻的法医的头,揉完之后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以后默默地坐边上去了点,拿起牛奶小口小口的啜吸,低下头时不时从厚厚的刘海里露出几个试探的目光。

“怎么了?”刚刚还欢乐的气氛一下子降到冰点以后徐铭枢忍不住好奇地发问,那边人对对手指,“我突然想起那天被你卸了的女人...”小孩露出一副受伤的表情:“你会不会卸我啊?”其实我本来想说的是上次金灏戳你的腰被你直接反手搞得手腕脱臼,我不想重蹈覆辙啊...

徐铭枢噗嗤一声笑出来,站起来反摸了摸小队长的头,吹了声口哨:“我怎么可能卸你手腕呢,你这么可爱诶。”确认自己安全以后王海郦脸红了一下,脑内就开始质疑金灏在和自己换宿舍时盯着自己说徐铭枢这货很笑面虎的,碰不得的话了。

“说到那个女人,你们这几天出外勤就是在调查她妈吧,我这里这副妓女是不是也和她妈有关?”

“诶?我好像还没把具体审讯结果告诉你吧?” 王海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而且也没说我们抓到她妈了呀?等等明明是失踪我为什么要用抓?!”

“冷静点双妹,前几天妓女的建模做完以后我们发现她和失踪者长的神似,而且前几天海关检验有个人不合格而且出示证件有误,把人送到我们这里来了,结果查了一下DNA,发现和失踪者完全吻合,那个女的查到一半跑了,你本来固定执勤在下午结果上午也不见个人影,回来也总是汗土味重的吓人,肯定是去走访调查了,这么一联。”他打了个响指,“bingo~”

“可以的大法医,我服了。”王海郦笑着摇了摇头,“失踪者,哦不,现在要叫她嫌疑人了,和自己丈夫感情不和在外面找了个男的要和人家私奔,又怕被抓回来想要搞个假死,找了个妓女,给人家钱骗到家旁边杀了。”

“为了不让我们看出脸来还特别拿刀划了几下人家的脸蛋,真恶毒。”徐铭枢接了下去,冷哼了一声,“结果出国的时候假证没做好,哎呀,还这么不经问,一会就全说了。”

徐铭枢总对自己能力范围接到的谋杀案的嫌疑人嗤之以鼻,对案件本身感到厌恶和激动,首先是嫌犯杀人的理由和手法都特别幼稚甚至无脑,完全不把人当人,其次是因为他在法医这个岗位上工作了越久,越发觉得生命可贵,也越发发现生命易碎。

他悄悄紧了紧拳头,又若无其事地放开,装作轻松地打趣:“关于这个女人,要不要听点好玩的。”
得到了一阵狂点头。

“那人后来被庆欢带走以后被欢儿的温柔和善解人意打动到了,结果疯狂地爱上了欢。先开始可怜的庆欢还能用她没有警局职位把她请出去,但是人家可是地方官僚的女儿,摇身一变,变成了我们这里的防身格斗顾问咧。”

“就她那个水平还当顾问?”

“哈哈哈双妹你别急呀,然后最近刚刚归队的童副一听到自己男友被人家骚扰了以后不开心的不行一看到她这个头衔就乐了,赶忙把人带到面前说来吧我们比试比试,结果把人家摔得除了脸蛋以外基本四肢上都有表皮伤。”徐铭枢捂着嘴呵呵了一下,“那几天来都要穿着长裤长袖,看到童副就转弯跑。诶要我说我以为她的脑回路在被童副揍了以后疯狂爱上童副呢,毕竟我们童副可是大众老公啊,在那边接线员姑娘里可是有太太团的。”

“照你这么说你也揍了她她不也该爱上你吗?”王海郦眼里两颗漂亮的黑色玻璃珠子滚了滚,“我记得接线员里也有你的迷妹啊?”

“别偷换概念。”徐铭枢哭笑不得地拍了拍王海郦的头。“所以这场闹剧差不多就要结了?”

“没有差不多,是已经结了,你报告写完都一个中午了,我也把出勤表和备案写好了扔公共邮箱里了。”王海郦手一撑下了桌子,“那我去执勤啦。”

走到门口的时候王海郦头转过来,像是想起一件事说:“对了,明队说了这个尸体你能够留下来。”
徐铭枢笔一顿:“真的?”
“真的。”

他开心之余不禁唏嘘了一下:“要不是这个小姐是社会边缘人,我估计还没法这么轻易将
她留下。”他抽出抽屉,拿出里面摆放着的骨架散件的绿色纸盒,里面满满地铺着干燥又温和的棉花,徐铭枢摸着纸盒子都有点陶醉了,“黄种女性,45岁,妓女,身上有多处至骨伤,啊,除了少了一块太可惜了,这个简直是完美的标本,在市场上一万估计只能买条小腿。”
 
“诶,你起名字了吗Q。”
“...光陶醉了忘记这个重要的事情了。这个小姐原来叫什么名字。”
“李玲珑。”

徐铭枢在午后温和的阳光下露出一个愉悦的笑容,温柔地握住在棉花里露出来的一点指节,轻声说:
“你好,玲珑小姐,希望以后我们合作愉快。”

*
浴室少女二十天:有名的浮尸。全身涨鼓,建议大晚上和吃饭别去查,恶心。
 
Ⅱend

评论(5)
热度(13)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