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段子合集】我在七夕失恋/被失恋

来呀快活啊。

第三道彩虹停泊的车站:

来自我群单身老司机们的七夕刀子❤


群内依然是匿名写段子,一共十一位老司机参与,中率最高的猜到了五个,wuli @词讷 真是天下第一聪明美姐姐!紧随其后是wuli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又温柔又敏锐!


一共八千多字!这次直接对应作者,告白视奸与打人直接点艾特谢谢!祝大家食用愉快!




【7Q】 @册那 


柯昌宇想再多一点的记住他们之间的事,记住徐铭枢的样子,他想起在那个晚上,徐铭枢那样轻易的就和家人出柜,“你别无选择了,你只能被我拖累一辈子了!”他几乎是扬扬得意的,眉眼都兴高采烈的跳动着,一下子又钻进被子里去,在柯昌宇的胸口打了个滚。年轻的皮肤散发着滚烫的热度,而柯昌宇只能紧紧揽住他,还以沉默。


他这样幼稚,这样冲动,他还这么的小。


该怎么办。


柯昌宇不去看那双因为缺乏睡眠和情绪激烈涌动而遍布青红血丝的眼睛,只是回握住徐铭枢的手,迟缓又坚定的吐出温柔的调子,“我是爱你的,我是快乐的,”他终于下定决心正视他的目光,“但你是自由的。”


“徐警官,现在出去,回家,不要在医院等我的手术结果。这是承源市公安总局第二支队支队长柯昌宇对你的命令。”


他转身,离开医院,坐上最后一班19路公交。


他下车,用三分钟走完两个人通常要走半个小时的路,打开门,再关上,锁好。
他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十二点的备忘录闹钟响起,手机屏保自动切换,祝您七夕节快乐,祝您有情人终成眷属。


他坐起来,赤着脚走到厨房,打开灯,从冰箱里拿出整只的小公鸡和药材包,用刀整齐的剖开鸡腹取出内脏清洗干净,再把药材和鸡爪塞进去。


他做的并不熟练,等到鸡已经放进锅里,才想起没有剪掉鸡爪上的指甲。


“腿哥不会在意的啦。”他大声的喊出来,然后自己点了点头。


他靠在冰箱上,守着这锅汤,一直到夏日的天空慢慢的泛起鱼肚白,他对自己说,“第二天已经到了,你可以去看腿哥了。”


他故意选了那个粉色的保温盒,腿哥看到会无奈的笑一下。


五点半,第一班19路公交车,他上学的时候常坐。


他坐在离后门最近的位置。


他的电话响了。


他等到第三声才接起来。


他挂断电话前甚至可以礼貌的和护士道谢。


他的神经麻木,灵肉都似乎分离,只是觉得冷,膝上的保温饭盒透出一点点热度来,像个有生命的光团一般温暖着他冰凉的大腿肌肉,他整个上半身都忍不住低下来靠过去,把脸埋进食物的香与热里。


他能察觉出自己眼角有液体滑出,也能听到清早空荡荡的公车里,回响着他自己大哭的嚎啕声。


屏幕还是亮的,祝您七夕节快乐,祝您有情人终成眷属。




【虎心】 @躲在一旁的吴国马忠 


王城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可能因为心情不佳的原因,总觉得身边走过的都是带着笑意的情侣,衬托得自己格外孤单。


想起之前和李元浩的对话:“小虎,今天是七夕……”


“你别幼稚了好不好,这周就是季后赛了,为了训练我们直播都停了,求求你等这一周过去再说吧。”


其实我也没有想说什么,没有想要你做什么,其实一个吻就够了,你怎么就连这点耐心都没有吗?


薄荷糖在喉间融化,呵出的一丝冷气在夏天黏腻的空气里格外地突兀,冷得连心都要冻住,喉咙却更痒了。摸了摸口袋,为了这个人戒了烟,想抽的时候却只能找到薄荷糖而已。烦躁地又放了两粒到嘴里,买了一瓶冰可乐猛灌了一口,喉咙口冷到钝痛,王城忍不住咳嗽起来。


我不是那么不懂事的人,从来没有想过我会比比赛更重要,也没想过要耽误你什么,可你为什么那么草木皆兵,还没听完我的话就警惕地猜测我的意图?


胃痛毫无预警地袭来,王城捂着痛处难受地蹲在地上。


有人停在了王城的面前,“你没事吧?”路人的声音带着关切,王城却失望而坚定地摇头,路人不再管他,转身离去。


孤身一人,没有任何人在意。王城不知怎么地,便生出了这种自怨自艾的情绪。一边嘲笑着自己的矫情,一边看着来去的人,连路上拦着情侣买玫瑰的人都向他投来同情的眼神,继而走近他递过一朵花:“别不开心嘛。”


王城还来不及拒绝,手机震了起来,他几乎是触电般跳起来,吓了卖花人一跳。卖花的看着王城的表情,摇摇头,也走远了。看着来电提示,王城心里狠狠悸动了一下,才按了接听。


“喂,你跑到哪里去了?”还是熟悉柔软的嗓音,不过柔软仅限于他的音色,而非语气。烦躁多余关心的语气让王城顿时明白了自己的处境,他们彼此那么熟悉,一点点细小的不同都能够敏感地捕捉到,王城这么认为绝非是疑神疑鬼的猜测,而是完全了解对方的心态,电话那头的人是在嫌自己在这么重要对的时候乱跑,惹是生非。


努力压下疼痛带来的不自然,王成甚至是笑了笑才说:“我没事,就随便走走,一会回来。”


听说打电话的时候笑,对面即使看不到也能感觉得到。“嗯,那我训练了。”李元浩似乎也是真的相信了王城心情不错,果断挂了电话。


“好”字还没出口,王城便听到了电话挂断的“嘟嘟”声。


王城苦笑,仰着头,靠墙坐了下去,胃痛渐渐平复了,但是心痛却一点一点重了起来。


我清楚地知道之后比赛有多重要,从来没想过我会比你们的成绩更重要,对,你们的成绩。但是现在甚至不是“你们”中的一个,而且我根本无能为力。我想和你站在一起,我曾经那么努力地走到了和你同等的位置上,但是现在,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


我想,我撑不下去了。




【马夜】追光者 @Takito 


打开QQ对话框,关闭,打开对话框,关闭。打开对话框“七夕快乐”关闭。


“啊啊啊好烦!”


苏汉伟在屏幕右下角右键单击,鼠标微微上移,点击左键。


屏幕上的对话框消失了,毫无声息,像还没来得及摩擦大气层就已经燃烧殆尽的陨石,来不及成为流星。


登陆了游戏,发现那人正在排位,打了串拼音过去。


“有时间双排啊。”


五分钟过去,十分钟过去。苏汉伟眼看着韩金的账号状态从鲜黄色的正在游戏直接变黑,没有得到回复。


也是,整个联赛那么多选手,他哪里有时间回复自己呢。苏汉伟像个不知疲倦的追逐者,筚路蓝缕追逐着晨光,每次即将成功时,却都会让他们从手中逃走。


毕竟他们之间曾有过的最亲密的关系,也不过是队友罢了。


他更趋向于说队友,是比贪嗔欲望驱使的肉体关系更亲密一些。


他记得韩金在他身上时的样子,沉默,冷静,不顾一切的索取。他凑在自己耳边,轻声喊自己的名字。他从未觉得,苏汉伟这三个字,可以被说的这样好听。


后来他上调we,他安身M3。再然后,他进了那个将we王朝一手扼杀的黑暗势力。


交集变得少起来,最近的距离,从相拥而眠变成了比赛结束之后的握手。每次走过,脸上毫无表情的人总是在提醒他,过去的事情就是过去了。空空荡荡,却无法阻挡。


苏汉伟把打开的韩服客户端重新关上,拿出手机瘫在椅子上刷微博。


鬼使神差的点进那个备注为J的微博小号,还好,依旧只有三个粉丝,没被大家发现。那是韩金的微博小号,他从前趁着韩金睡着了偷偷打开他手机找到的。


一条J点赞过的微博出现在手机上。


『马哥笑了』


配图是OMG打完LGD时,平野绫走到他面前握手的动图。


苏汉伟被屏幕上微扬的嘴角刺伤了,轻轻的哼了一声把手机扔在桌子上。像是在丛林中,被荆棘划伤爪子的幼兽。


“刚在打游戏,遇上几个傻逼队友,直接关了没看到。”


手机屏幕忽然亮起来,QQ的推送。


“有什么事吗。”


“没事,就想找人一起开车而已,看到你刚好在。”


“哦,不用了。我在和平野绫排。”


少年感觉到了心被钝器割伤的痛楚,慢慢的,不激烈,也不突兀。好像从亘古到如今,那种痛觉一直在一样。


好痛,韩金。


“那我睡觉了,傻逼晚安。”


咔嚓,屏幕被锁上,再也没亮起来。


不感兴趣了,连一句晚安都吝啬。


他忽然很想打个车,冲进OMG基地大闹一场,问问他到底怎么想的。可是仅仅是想象着,都替自己觉得尴尬了。


有什么资格呢,能说的出口的,是那样不值一提的关系。


在床上辗转难眠,又重新打开手机刷微博。


『我知道你在看,分开了,放下吧。』


果然,最后还是这样了。


这世界上有很多不被接受的种子,都在不被人所知的地方开成了花。


也有许多不敢说出口的话,婉转成上海夏天的梦境。


今天七夕呢,真是不应景。

韩金,七夕快乐。





【con权】 @致郁病患齐昔辞 


“我们分手吧。”


Icon的微笑凝固在脸上,他茫然地瞪着眼前低着头的人,低声道:“你……你说什么?”


“我说,”TBQ低着头,有点犯怂,“我们……分手……”


他懦弱的样子激起了Icon的暴怒。他不懂TBQ为什么要说这个,从一开始他们就不像是队友,那种纯洁的关系不适合他们,在他发现TBQ是个Gay之后,引诱着他建立起床伴关系,再进一步地变成感情上的暧昧,他觉得他已经很好地捕捉了TBQ,只差吞下他的那一口,他怎么还能对他说出“分手”两个字?


他那么懦弱,胆小,被他操控得很好,为什么会在他想要跟他变成情侣的时候,这个他来约他出门的七夕,想要停止他们之间的关系?


Icon深吸一口气,压住沸腾的愤怒。他已经学会怎么在TBQ面前压抑自己的情绪,不让他认为自己只是个冲动的小男生,然后他问:“为什么?”


TBQ的样子显得有些难以启齿。他犹豫着,缓慢地说出理由,因为太紧张而有些结巴:“我就是觉得,没什么以后,现在停下来对谁都好吧……你又不是纯Gay。”


没有未来,多无聊的理由。Icon在心里不屑地轻笑,完全不知道TBQ满脑子的悲观思想是从哪儿来的。这种事绝对没有办法劝解,他干脆抓着TBQ把他摁进怀里,那个瘦弱的身子在他怀里挣扎,没用力,明摆着只是意思意思而已,他又轻笑一声,揉了揉那个毛茸茸的脑袋:“你别想了,也别BB我。”


“分手什么的当你没说,换身衣服跟我出去约会。”




【7Q】恋恋当日 @Mylo Xyloto 


我还记得我和他认识的第一年那个七夕。


那时候谁都没有成名,都在甲级联赛浮浮沉沉,我是他的辅助,他是我的ad。他经常玩金克丝,原因是因为觉得瘦瘦弱弱的女孩翘着根辫子举着大炮大杀四方帅气的很,我却不觉得,我认为飘逸的ez适合他清秀的脸。他叫我腿哥,有时无意识对我撒娇,我年长他几个年头,于是心里笑笑,接受了这个称呼和他的举动。


“小Q.”我叫住他,他消瘦的脸颊在温柔的路灯光下依旧凝成一条线,看似锐利实则不然,只不过是把还没开刃的刀。


“腿哥?”他面庞上透出点欣喜来,骨节分明的手上夹着根细细长长的烟,飘忽忽燃着。似乎是看见我皱眉,他忙掰了烟,把剩下一截用纸裹好放进口袋里。“你七夕也一个人啊,嘻嘻。”


“电子竞技没有女朋友啊。”我把手搭在他有点尖锐的肩膀上,嗓音像是被水浸过:“今天不错,要继续加油。”


 


我认识他的第二个七夕,我也记住了。


好巧不巧又在天台,彼时我还是在we.f当队长,忙的总有点焦头烂额。他被m3带走,当了ad,和傻窝一起打得虽说是跌跌撞撞,但是也算开心。他还是喜欢用金克丝,也真因为疯癫赢下了比赛。


他好像等我一般站在那里,嘴里叼了根棒棒糖,看到我来,眼睛瞬间燃起一束火苗来,在玻璃球中反射折射,越来越亮。


“腿哥。”他声音有点沙哑,“你来了。”


“小Q。”他比以前胖了点,果然m3的伙食就是好啊。“保级赛要加油。”


“我会的。但是...”他神神秘秘凑过来,唰得在我面前拿出一根花一样的棒棒糖,“但是如果我表白成功的话,我可能,会更加努力一点。”


我们俩挨的是如此之近,以至于我还听到了他咽口水的声音。


我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


“我同意了。”


他高兴地扑上来要亲我。


 


这是我们相识的第3个七夕。


他吸着烟,站在路灯下,浓重的黑眼圈,因为更多的训练和吸烟导致的食物也补不回来的消瘦,我似乎都要心软了,心软他的脆弱,我还要伤害他吗?我为什么不自信呢。


不行,我这是为了他好。


这样的理由,你自己能信吗?


我几乎是就地崩溃,我不能忘了我曾经许下的誓言。


不,我没有,我没有说谎。


他将被我爱一辈子。


而我是那个抛弃他的混蛋。


我擦掉了眼泪,垂下眼将遮去一切红痕。


“小Q.”这次是我先发话。


“啊,腿哥,你来看我啦~”他的笑容灿烂的很,是我喜欢的几种东西之一,阳光,空气,水,还有你的笑容,是我存活的毕生勇气。我记得这是微博上某个营销号上的句子,下一句是——


“恩”我推开他,动作幅度很大,甚至让他快摔倒地上。“腿哥,怎么了?”他不甚疑惑。


“今天是七夕啊?”


“对啊”我一笑,随即说。


“我们分手吧。”




【舅夜】 @缺总只是个收保护费的 


他的理解与包容,就像一种毒药,让他欲罢不能却也疼痛难忍。从未想过,两个人的世界,寂寞来得竟会那么突然。


————————————————


七夕的深夜,偌大的房子里只有苏汉伟一个人,电视机闪烁着莹莹的光,周播剧里玛丽苏女主矫揉造作的声音在一片寂静中格外明显,他莫名地心生烦躁,却是什么都没说,就窝在沙发里睁着双眼看着屏幕。


今晚,他又有饭局。


苏汉伟正想着,就听见门口传来的钥匙转动声,眼中的光骤然跳动了一下又归于平静,他没有起身,保持着原先的姿势。


“兮夜,怎么了?”阵圣俊把公文包往桌上一扔,径直走到沙发前,轻柔地环住苏汉伟的腰,直视着他的眼问道。


“没什么,今晚还排吗?”苏汉伟脸上平静,眼中却闪烁着星星点点的期待,他的手不自觉地攥紧了阵圣俊的西装下摆。


阵圣俊微皱了眉头,看了下手表上的时间:“对不起啊兮夜,今天太晚了,明天还要开会呢,我下个礼拜一定陪你双排。”他说完,在苏汉伟的唇角印上一个轻柔的吻以示歉意。


“没事儿,你早点睡吧,我再去上个分。”苏汉伟状似无所谓地摇了摇头,转身就推着阵圣俊进了卧室,“晚安。”


阵圣俊笑得开心,为自己有这样一位体贴的伴侣而高兴。


可他没发现苏汉伟嘴角的僵硬,也没看见自己衣摆上的褶皱。


阵圣俊的眼里有苏汉伟这个人,却没有剖开他的心去看个真切。


苏汉伟走进自己的房间,打开直播,在公屏上敲字:“非常对不起等了这么久的你们,七夕的晚上大家都很忙吧。他今晚有应酬,下次一定双排,现在是独轮车了:)”


发完这句后,他盯着屏幕上的弹幕看了很久,突然自言自语到:“你们对他真的很宽容啊,都说没关系……可我只是想离他,再近一点点,一点点就好……”说着,用双手遮住了双眼,“阵圣俊,我们还能坚持多久?”


房间内一片光亮,他的心却一片荒凉。


阵圣俊,退役后就职于一家外企公司。


苏汉伟,退役后签约了知名直播平台。


他们是一对在一起很久了的恋人。


虽然七年之痒还没到,他们的爱却被那包裹着温柔的寂寞无声蚕食。


苏汉伟只是爱阵圣俊爱到卑微,他只是尘埃中的存在。


阵圣俊只是爱苏汉伟爱到痴迷,他就是星辰中的浩瀚。




【驼妹】 @buffoon 


分手是什么感觉?
匿名用户
不谢邀。那几个邀我的等着。
能有什么感觉,解脱而已。
他是个韩国人,人缘不错,桃花多,有时候我们开玩笑会叫他妲己。不过他自己好像完全没有这个意识。我们是同事关系,在一个工作小组,因为工作原因经常相处在一起,久而久之就互相产生好感了。
也说不上谁先捅破的窗户纸,本身都有点那个意思,身边朋友一撮合,也就顺其自然了。
刚开始在一起的时候还是挺开心的。他有点小孩子脾气,很好玩,我那时候性格和他差不多,两个人经常打打闹闹。朋友都说我们俩这是小学生恋爱。
那时候我们组工作状态很好,取得的成绩也不错,他是个工作心很重很专注的人。成绩好他的情绪也好,我们之间相处的也好。
矛盾终究是存在的。我和他毕竟在不同教育环境长大,思维习惯这些都有很大的区别,难免会产生摩擦。我们那时候年纪也不大,发生冲突的时候都是倔的,谁都不愿意先退一步。
矛盾真正激化,还是在我们组老一辈的同事退役的时候。我们两个成了组内顶梁柱,那时候我们刚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但是在老同事退役的新的周期里,我们一度排到了公司倒数。并且,在一个特别重要的竞争中,我们拿着前辈们给我们争取的代表公司出战的资格,输得一败涂地。
前面说过,他是个事业心很重的人,之所以从韩国跳槽来到我们公司,就是为了事业更进一步。这时候搞成这个样子,他内心其实是憋着火气的。
他每次成绩出现波动,都喜欢把自己关起来。我特别不能理解,我觉得我们即是搭档又是恋人,有什么事情,是可以一起分担的。在沟通不畅的情况下,我开始越来越暴躁。我们爆发了很多次大的争吵。
压抑的状态下,我们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同时,来自我的父母的压力更加让我痛苦。
我的父母不同意我和他在一起。知道我们的关系后差点飞到我工作的城市把我的腿打断。
最后的时候,我们都很痛苦。事业不顺利,感情也诸多波折,家人不理解,朋友们也帮不上什么忙。我能感受他的压抑与痛苦,因为我也是一样的。
所以,到了真正分手的时候,反而是一种解脱。
分手了之后,那些回忆,才会真真正正变成美好的回忆。
我不后悔喜欢他,爱他,和他在一起。
现在我也一样喜欢他。
不过,喜欢真的不一定要在一起。尤其是当双方存在巨大差异的时候。
今天好像是七夕节?
祝你们和我一样当条狗。




【虎心】 @词讷 


七夕不是周末。
情人节不是周末的结果就是绝大多数人都没有时间和恋人耗上一整天。平凡的情侣和寡淡的爱情,没有惊天动地和生死相许,只能寄情于这样名正言顺的机会来升华爱情,给自己心里多一份安全感,在对方人生里多一天参与度。
平凡的情侣,寡淡的爱情。

王城并不是那绝大多数没时间的人之一。上午早早地起来收拾,然后直播了几小时就出门和女友逛街看电影,买了一手的新衣服,看了两场烂俗的爱情片,可谓新好男友。
不成想,影片快结束时,被情节感动到流泪的女友竟越哭越起劲,一边往嘴里塞着爆米花,一边含糊不清地呜咽,满脸铺开的眼泪在银幕的光里反射出脆弱和胆怯。她看着王城的眼神真是可怜兮兮,让王城不自觉伸手去抚摸她额头和发尾,小声问她:“怎么了?”
“我,我们……嗝……我们分手吧。”
不等他回过神,爆米花的桶塞了他满怀,女友提着大包小包跑了出去,还不忘留一句:“别跟过来。真的分手了。”
王城出了影院,慢慢走回基地。
他想他知道为什么女友要分手。无非是咳嗽、贫穷和爱情的故事。他的心在谁身上,藏也藏不住。
无望的爱情应该继续还是应该叫停?
他们不过是平凡的情侣,嚼着寡淡的爱情,大约女友是更果断的人。
不像他这样,预知到一段感情的结局之后,只会仓皇失措。
他走得很慢,在基地门口收到一条语音。那人随便说话都像撒娇,问他:“城哥怎么还不回来啊,情人节的晚上可是弥足珍贵啊。”
王城直接关掉手机。
原来他走得这样慢,回基地的时间比那个打完训练赛才出去陪女友的人还晚。
临上楼前,他把爆米花的残骸连着桶扔到停在门口的垃圾车上。发现里面还有一个差不多的桶,但大约故事是不同的,他应该是被女友陪着散步回来,边走边吃,浪漫愉快地消耗完这些热量。

七夕的故事里,相爱的两个人因为世俗的阻碍无法厮守,一年只有这一天晚上能牵一回手。
这不是什么美好结局,这一点都不美好。

王城打开卧室的门。李元浩没有开灯,半躺在他们俩拼在一起的大床上玩手机,身体和表情都还带着刚回基地的疲累,看他走进来,笑着放下了手机,要开口说话。
但王城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
他关上门,隔绝了外间的光线,黑暗里看不清他的爱人,但他还是紧紧闭上了眼睛。
他听见自己颤抖的声音。
“我们分手吧。”




【虎心】 @爱吃肉的花栗鼠 


无心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站在一条长廊里。眼前的光很亮,远远地看不到边际。光线里隐隐约约有个人影,他眯起眼睛想要看清 楚那个人的样子,却怎么也看不真切。


无心尝试性的往前走去,后头发现刚刚站立的位置已经消失在背后的黑暗里。他有点害怕,想要后退,可怎么也迈不动一步。


这时候有个声音告诉他,你只能往前走,或者停在此处,往前走就能看的清楚阴影里的人的样子,但是看到了就错过了,他将永远消 失在长廊里。


隐约的无心感觉到一丝着急,他很想知道前面站的是谁,他同时又很害怕知道,因为看到了就会消失啊。


无心深吸一口气,缓缓地走向人影。


周围很安静,安静到他听到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快。离那个身影越近,他就越发觉得那个人对自己很重要。


当得到等于失去的时候,人很难做出抉择。其实原地不动就好了,可是对人来说,很难对于未知的事情做出准确的判断。


最终无心走到人影面前,他看清楚那人的样貌,小小的眼睛,有些厚的嘴唇仿佛在用软软的声音叫着他的名字。


无心觉得自己这一刻浸泡在爱情的海水里就快要沉溺,脚下的步子却怎么也停不下来,越发不舍越发迈得急切,他即使用尽全力想要 向后倒去只为停下来,下一步却还是迈了出去。


其实在看清那人的时候他就后悔了,只是那一刻,惊讶、喜悦、不甘、后悔一齐涌出来,甚至来不及反应就消失殆尽。


两个身影还是错过去了。


“他”永远的消失在回廊里。


无心继续往前走,回头看看空无一物的长廊。


他轻轻地摸了摸自己的胸口,心脏的跳动还是那么强烈,可好像有些空洞。


他觉得自己好像失恋了。


爱的是谁?


他不知道。




【U荡】 @四风烧酒 


曾龙从蛇队基地搬出来,到现在稳定的开始老年人的直播生活,时间已经过去了快三个月。


新的住处一点一点有了“家”的样子,一切走向正轨,那段放不下的感情也是时候有个结果了——它和自己的年少意气一样,这里已经没有它们的容身之处了。


分离的这段时间拿来环游世界都已经足够,一个注定的结局,逃离还能有多远?


“算了吧。”


彼此之间的了解让掩饰变得没意义。消息发送出去的一刻,特别关注的权限没变,置顶消息的联系人没变,他只希望曾经的海誓山盟能够再晚一秒崩塌。


消息的那头,童扬刚刚结束了一天的训练。打开手机就看到消息气泡,他从下到上逐个划掉,没有哪个例外的。连续钉在电脑前这么久了,他只想赶快回去休息。


一片皱褶的纸巾在飞往垃圾桶的路线上出现了偏差,用曼舞的身姿宣告了它被需要着的使命已经结束。


桌面的万年历悄然翻过一页,「2016-08-09  星期二 丙申年 七月初七」。




【三米】 @九泉歌者Iris 


“好。”


兮夜发出了这条短信,把自己埋进了被子里,紧闭上双眼,可是却止不住突然留下的泪水。


他的笑容明明就还在眼前,以他独有的快乐一直陪伴着自己,会安慰自己比赛失利,会以脱线的表现让自己走出内向。


 


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多久,发生了什么,为什么喜欢你。


因为你能带来快乐,可你最近怎么了,怎么会带给我不开心的感觉。


 


“叮咚”


手机的声音响起,正在rank之中的萝莉瞥了一眼手机,那个熟悉的名字闪烁在屏幕上,他低垂了眼帘,明明灯都开着。


他看了看一边队友连在一起的座位,而自己,只是孤独的坐在另一边。他很快他回过神继续打着rank,屏幕中的男枪自由的游走在召唤师峡谷中,带走一条条性命。


可是他眼里的光芒却都熄灭了。


 


我一直都想温暖你,无论多么冰冷都想要拥抱你,只要你需要就陪着你。


可我现在还能给你带来快乐吗,自己的强颜欢笑恐怕谁都骗不过了吧。


 


兮夜把手机中他的照片一张一张删掉,虽然手在颤抖着,却很坚决,没删掉一张心都会感到撕裂般的疼痛,可那有什么关系呢,我愿意忘掉你。


 


一盘rank打完,萝莉划开了手机,看着相册中自己曾偷偷拍的兮夜的照片,轻轻地笑了,忘掉我吧。


 


2016/8/923:58


我们分手吧。


2016/8/923:59





——END——

评论
热度(37)
  1. 山河曰归AnKO第三道彩虹停泊的车站 转载了此文字
    来呀快活啊。
  2. 你家隔壁的阿花第三道彩虹停泊的车站 转载了此文字
    啊 我这个梗可能会有长篇 但是不知道啥时候有
  3. Takito第三道彩虹停泊的车站 转载了此文字
    今天上午那篇,配合追光者一起食用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