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无双中心/微Q双】他所见皆是心中倒影。he&fin

--

    他听到呼喊声。
 
    浪潮汹涌袭来,再缓缓退去。嘈杂的灯光闪闪烁烁,最后慢慢定格在舞台中央。印着不同logo的旗帜对墙挂了一面,红色的G上打了亮光。

     他眨了眨眼睛,眼前场景真真切切,他又回到了比赛场地里。电脑里bp熟悉又陌生,后面会遁地的女王张大了嘴,黑黝黝的看不到底。

     这是他踏上真正被人熟知赛场的第一战。

     他掐了掐自己的手臂,上面很快就有了红印,屏幕里的自己微张着嘴,脸上皆是震惊的神色。

      “喂,喂,无双,你怎么了,别发呆啊?”隔着两个座位的辅助转过头来:“不要慌嘛,我们下路带你们飞。”
   
      傻窝笑得灿烂,还跟着拍了拍自己厚实的胸脯。两旁腼腆的韩国友人听懂了两三个字眼,也害羞地咧了嘴。和傻窝相熟的adc撇了撇嘴一拳打在辅助肩上,目光落到他身上却温柔起来:“又瞎几把乱吹,带坏风气。”小q顿了顿,轻笑着继续说:“不过没关系,我们想赢,就去拔网线好了。你说是吧,双妹。”
   
    他刚想反驳傻窝我不紧张,想对小q说好主意啊我给你打掩护,面前场景就一下子天旋地转。黑暗从不知何处袭来,卷着他进了更深的漩涡里。

————————————————
他所见皆是心中倒影。
cp:PentaQ x Wushuang
分级:PG-13
warning:文章主旨与情节描述模糊。人物ooc,主cp戏份并不多。友情爱情模糊。杜撰事件,与事实不符。
字数:3821
简述:无双似乎回到了过去,经历了很多发生与未发生的事情。
————————————————

     “...所以无双,这几局练习赛结束以后,我们会综合一下你和康帝的状态,来决定谁来替补谁来首发。”

       “你清楚了吗?”

     视线里猛地充满光线,瞳孔放大,面前的lpl赛场变成了we的会议室。教练拿着笔对桌子敲敲打打想夺取他的注意力。他面色苍白,咬着下唇笑了笑,说了句清楚了。

    他清楚的很。
   
    聪明如他明白自己在不断回到过去,回到过去一个个对自己产生影响的节点,第一场比赛使他开始爱上gt,喜欢上所有gt的队友。那这次,毫无疑问,就和他在we和饮水机交流了一赛季感情有关了。
   
     教练说完话就走了,大概是想给他留个空间,现在空荡荡的会议室里只剩他一人了。他长长叹了一口气倒在桌子上,贴着召唤师峡谷缩略图的白板上面画的密密麻麻,大概是关于这个版本的一些套路。

  他敲了敲头,那句话怎么说来着。
   
    没有一个战士会忘记他打过的所有战役,无论输赢。

————

      “那恭喜你了无双,这个赛季we就由你首发了。”

    他坐在会议室的角落里,一言不发的玩着手,听到教练的话也只是点了点头。
   
    他看上去反常的安静,就连和他竞争上岗的康帝都担心地凑到他旁边问了几句。他只是对来看他的人笑笑摇摇头说我没事,对着康帝,他笑容褪下去几分。
   
    他有点心虚,对康帝,他又多了愧疚。
   
    他是从未来回来的人,从某种角度上来看,他作弊了。康帝实际上那段时间的状态是要好于他的,该去盯一个赛季饮水机的人应该是他。
   
    康帝显然没有料到未来的发展,也不清楚自己其实会在这个赛季大放异彩成为“龙的传人”,康帝只是以为他很紧张或者说是有点愧疚,是因为不小心上岗那种,康帝肯定还以为自己还有机会,便心善地跑过来安慰他:
   
    “哎呀谁状态好谁上嘛,我也有机会的,不要心理压力这么大啦。”
   
      他苦涩地恩了一句,头又低下去了点。

————

    这场打m3。

  对面下路组合是他熟悉的傻窝小q,对他们的套路自己实在是不能再清楚了,他甚至能回想起来傻窝做的每一个眼位,小qad团战的每个走位。

   他有点呆滞地盯着电脑屏幕,下路相声组选了jinx和蛤蟆,光是看着这两个头像,他就觉得像一胖一瘦两个人就站在他面前,而无论什么时候,他们总是能自信乐观地笑出来。

   “双儿?无双?你,要什么?”隔着两个身位的辅助换成了zero,同样圆圆的脸,他却没有了对傻窝说话那种自在的语气,他僵硬地转过去对zero喊:

  “雷克塞?”

    “你确定嘛无双?”教练的声音满满的担忧,把他从迷茫拉回,“雷克塞刚刚被削了w的击飞和q的伤害,这个版本只能算是t2吧。你玩一个版本一点的打野,最好是法系的,这边兮夜玩的是飞机。”
   
    “哦抱歉啊教练,我雷克塞玩的顺手,下意识就说出来了。”他转过头对教练眨了眨眼睛,“zero,帮我拿个豹女吧。我去把juejue野区反烂,让他见识一下丛林猎豹。”还嗷了一声,一副自信满满的小孩样子。
   
    队友和教练都笑了出来,他也跟着笑,眼睛却莫名酸酸的。他活动一下自己僵硬的手臂,全身只有手指上键盘的触感最为真实。
   
    ————  *

    “无双?”
   
    比赛前休息室后门外面抽烟的kystal惊讶地叫出了他的名字,蛇队的小个子ad很快就凑了过来拿掉了他的烟,敲了敲他靠在墙壁上的脑袋,“你小子才几岁啊,就抽烟了?”
   
    “过完生日就十八了嘛。”他委委屈屈地捂住脑袋装可怜,本来就算低沉的声音因为抽烟多了几分嘶哑,“生日也没几天了呀。”

    “算啦算啦,我也管不了你。”将信将疑打量了几下他,kystal把烟放回他手里,自己从兜里摸出包烟来,“喂,小伙子,有没有打火机。”

   “有啊。”他慌忙从兜里摸出个银白色的打火机,捂住火给kystal点上。kystal吸上一口满足地叹了口气,抬起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他:“你看上去真小,在你旁边抽烟感觉我是个坏人。带你抽烟的人不会感到自己做了什么坏事吗?”
   
    他清秀的脸皱了一下,再铺展开来,属于少年的意气风发还在,但也染上几分世故的味道,他摇着头回答:“有谁会带我抽烟啊,我是自己拿上的。”
   

    ————
   
    “we春季赛首败,c位状态起伏。”

    与对手握完手后全队都一言不发,只听得到数据线和键盘以及鼠标互相碰撞的声音。他小心地抬眼打量左右,腿哥除了眉有点微皱依旧是那副风轻云淡的样子,兮夜不然,他脸上写着自责,他想起以前在we带动气氛的是康帝,那么取代了康帝的自己,就应该代替做掉所有事情。
   
    回去以后全队又因为要补直播洗漱完后又纷纷开了电脑,他转头就看见兮夜咬着下唇坐在椅子上抱着抱枕黯然盯着屏幕便驾驶椅子划过去,在兮夜惊愕的眼神下故作轻松地问:
   
    “老板,你有糖卖吗。”
   
   
    ————
   
    “双妹你怎么不听我劝啊...”傻窝看着自家ad和we上单聊得昏天暗地,再看旁边坐着一边专心致志吃火锅,一边露出蜜汁微笑的他,只觉得我的妈心好累。
   
    “啊,什么?” 他后知后觉地抬起头,拿旁边的纸擦了擦自己的嘴,“你劝我啥了?”
   
    “对面两个人辣眼睛。”
   
    “哈,没事。”他又捞起一块羊肉,“反正我吃得开心就好,而且又是aa,谁吃的少谁吃亏。”他想了想把锅里最后一块肉丢进了傻窝碗里,做了个噤声的动作,“还不快吃。”
   
    不知是雾气太朦胧还是怎样,他只觉得眼前景象真真切切看不清。
   
    ————
    
    他头痛的次数越来越多。

    他把这个归于自己最近训练太多。由于是从未来的人,他对再来一次十分的珍惜,每天都死命rank,不让自己有一点懈怠的机会。

   有时他晚上rank结束偷偷摸进宿舍睡觉的时候,也会心生疑惑,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确,又或是回到未来是否真实,但是他似乎被施了魔法,只要一挨到枕头就会睡下,而梦境只有大把黑色和白色融融合合,最后只剩下一片灰白。

   他今日反常极了,辗转难眠,耳朵里隔壁床康帝的呼吸声平稳又自然。把眼睛睁开,外面夜空万里无云,月亮明亮又皎洁。他起身套上衣服想出去,又觉得无处可去。纠纠结结,最后还是跑到外面去了,就当散步了,他轻声对自己说。

    小道上黑黑的,隔着好大一段才冒出星星点点的白色灯光来,牛毛小雨随着细风淡淡地滑下来,碰到了他就瞬间化为水汽凝在他身上。
   
    他感觉光遥遥远远,要够到了一瞬间又远了,光一直都在,可惜不知道是否能让他撑下走完整条路。

    他迷惘地感觉到,自己支持不住了。
    理应是有人陪着他的啊。
   
    ————

   他盯着康帝模模糊糊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安静地杵着,眉眼间一片淡然,浓浓的黑眼圈青青紫紫,显得他面色苍白。
 
   “王海郦。王海郦!”

  他慌忙转过头去。

  zero抱着猫咪在看uzi直播,兮夜在mystic软磨硬泡下起身往厨房走,腿哥在和gt的人排位,脸上止不住全是笑意,那边替补训练室卡帝和柯南开车开得起劲,他感觉到空气流动带来的温柔触感,却因为这个惊慌失措。

   他下意识地朝着替补训练室走,快跨进去时打了个颤,他讷讷收了脚,偷偷地溜回陌生的座位上。

   〖是谁啊,将冲破阴影拉住他的手。』

   他拖着下巴疑惑地想,是谁的声音呢。

  ————

  气氛松松垮垮的休息室里各个队的人三三俩俩考在一起插科打诨,电视上放着前几天的比赛,英雄麦克风还有各类访谈节目。他倚靠孤苦伶仃的傻窝身上看贱证lpl,上面各种各样的搞事boy让他笑得很开心。

   当屏幕里出现“如果要让你选一个人参加2v2,你会选谁”的时候,他闭上了眼。曾经的回忆像潮水一般汹涌而来,这次一浪搞过一浪,把他整个淹没。

   他又听见呼喊声。

〖如果让你选个人做搭档,你会选谁呢?〗
 
〖无双吧。〗

——————

       王海郦是就着消毒水味醒的。

    他的队友两两三三围着坐在旁边,徐铭枢撑着下巴在床上打瞌睡,眼圈很浓,一看这几天就没睡好,傻窝金工还有republic三人已经睡着,鼾声忽大忽小,他静静地盯了好一会这真实的画面后,竟发现自己已经哭出来了。

    最先发现他醒了的是徐铭枢,他睁开眼睛就看到眼角泛红头上裹着纱布的王海郦在挣扎着爬起来,赶紧给他垫了个垫子,忙活了好半天,王海郦背靠上床垫时,大家已经全都被动静搞醒了,一个个全部围到他身边来。徐铭枢拿出张纸擦了擦他眼角的眼泪,细声问道:

“你好点了吗,还痛吗。”

王海郦摸了摸自己被纱布缠起来的左额,摇了摇头。徐铭枢神情明显放松不少,又换了一副责怪的语气,不过话还是挺轻飘飘的:“你啊,躺了3天了,真是的,怎么会从楼梯上摔下来的。”徐铭枢忽然又想到了什么,拍了拍王海郦的手背:“你昏迷的时候神情超扭曲的,发生什么了啊,做噩梦啦?”

接着,徐铭枢握住了他的手。

“恩。很坏很坏的梦。我把你们弄丢了,还把我自己一起弄丢了。”

『是他们,他们将冲散阴影,带他走。』

end
*番外暗示,番外将讲本篇里的无双回到现实怎么帮小q戒烟。

我个人超级喜欢双的,这篇没法表达我爱他的十分之一,毕竟文笔实在有限。
嘛首先这个孩子足够勇敢,他15岁半就敢一个人一张火车票就跑半个中国。
二是他足够充满梦想,因为we的邀请,又一次跑了半个中国,这次他17。
第三,他足够积极,有个记着在采访快结束时问无双“喜欢现在的生活吗?”
他回答“喜欢。我很喜欢现在的每一天,这些都是我从未经历过的日子。我也不会浪费现在的每一天,因为这些都是我一如既往的梦想”
还有好多好多,他的好我可以三天三夜不停的吹。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20)
热度(26)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