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花君花】上床解决还是医院解决?01

退役生活+he 试了试个陌生人前温和熟人前国骂满分占有欲强到爆炸的翠花和一言不合就打起来的暴躁夫夫paro。

花君花注意。带ella水晶玩
本来只想写个小短,可我控几不住我自己。

--

粉丝们都觉得,曾湛然是个温柔软萌的人。

他长得清秀漂亮,直播虽然老搞事但很宠粉,因此就算退役前的战绩不算好,但是直播人气一直居高不下。

知晓一切的杨藩看着粉丝眼里的翠花小公举在他面前喝的烂醉只想呵呵。

他一边给他倒酒,一边给旁边的Ella使眼色,Ella会意,把雪碧和无色的气泡酒换了个位置。那边不清醒的人一口灌下去,皱了皱眉头,手臂往头下一撑,张嘴一吐就是句国骂:

“我他妈真没想到那个女的这么执着,都他妈堵到家门口来了。”他换了个手臂,一双平时温温和和的眼睛眯得凶狠,“更气的是,李炫君他妈的还和她出去吃饭,回来一股香水气,告诉我是应酬?要不是我看他明天年终考核,我让他一周都别想下床。”

“翠花你想开点啦,他不是马上要实习生转正了嘛,这时候得罪上司不太好吧。这工作来之不易,工资待遇也不低啊。”

“我靠他缺钱?他这个水平做个教练会缺钱?”

“人家有梦想啊。”

曾湛然冷笑了一声,干脆对着酒瓶喝了起来:“是,他有梦想。他想靠游戏以外赚钱。那我直播是在抢钱?他想环游世界的钱我给他赚了一半,现在好了,他他妈告诉我他要稳定下来了?”

杨藩闭嘴了,他不想和这个醉鬼bb什么道理,反正到最后结果都是曾湛然自顾自趴在桌子上喊“我艹李炫君压根就不爱我。”

Ella好脾气地递了串羊肉串给他,他笑笑,握住男朋友的手蹭了蹭。

李炫君和曾湛然谈恋爱到今年快4年了,其实确切说两个人纠缠在一起也快4年了。最近一年李炫君刚退役,两个人吵架打架的频率直线上升,比还在队里的时候更频繁。李炫君不愿意做主播,说是妈妈觉得这样不大好。曾湛然同意了,毕竟岳母的话得听。结果半路杀出来个李炫君的迷妹上司,疯了般地追求李炫君,简直是一哭二闹三上吊。曾湛然心烦,基本上每周都要跑出去找杨藩喝酒。他酒品不好酒量也差,每次拖回去都要麻烦Ella背,李炫君感觉不好意思,就不理曾湛然,然后曾湛然这么敏感的人跑出去喝酒的频率就更多了。

这次曾湛然出来找杨藩是因为李炫君赌气去和迷妹上司约会。杨藩想着想着气的挠了挠头,大半夜的睡得正香结果一个傻逼敲你家门一脸惨样,和服兵役难得来看你的男友的美好时光被打扰,偏偏还不能打这个二货,因为这二货靠他那种帅脸吃饭。

嗨呀,好气啊。

Ella把曾湛然背了回去,李炫君冷眼看着想要贴过来的曾湛然,把他丢到了沙发上。腆着脸把人送到门外,走到门口杨藩叹了一口气,拍了拍李炫君的肩膀:“你们两个狗东西,唉,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撑下来的。”

李炫君低着头看不清表情,只是点了点头,转身就进门了。

曾湛然靠在沙发上打瞌睡,李炫君坐到他旁边,垂眼看他,月光撒上去那张脸看上去颇人畜无害,他咬咬牙,一拳打曾湛然胸口上,曾湛然眼睛突然睁开,抓住他的手把他往下拉,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嘴唇就已经和人贴的死死的了。他象征性扭动挣扎了几下,就按着曾湛然脑袋和他撕咬在一起,嘴皮破了,一股熟悉的血腥味冲到嘴里。

到后来两人打着打着就到床上去了,曾湛然手已经抚在他腰上了,就要向下伸了,李炫君像是想到什么,抓住曾湛然的右手用手腕蹭了两下,曾湛然动作一滞,随即起身叹了口气,蹲下抓住他的手往胸前放,眼里也恢复了清明,骨节分明的手轻轻和李炫君交握着,这是他们俩以前玩情趣的时候约定的安全动作,后来当李炫君想到啥重要的事情,都会这么做。

“怎么了?想到什么事情了?”

李炫君拉拉他叫他上床,曾湛然摇摇头说算了吧我脏。他们俩火气来的快去的快,和曾湛然醉酒一样。李炫君放了手扬扬下巴,那你快去,我怕我忘了。曾湛然一边脱衣服一边走到浴室去,李炫君看他走远绷不住,偷偷咬住下唇哼了几声,骂了几句傻逼翠花,悄悄擦了几下红了的眼眶。

——tbc

这文he。
唉其实我就想写他们俩打完架后面抱在一起一边哭一边说我爱你的样子。(。我有病(没药。))
说不定明天还有更新?我加油~

评论(8)
热度(33)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