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2017了耶。

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我对时间变迁非常迟钝,甚至感觉自己还活在两年前,2015年,那是我非常珍爱的一段时光,所以我大部分时间都愿意把自己停留在那里。

把自己关在家里,想写作业,一篇作文写了两个小时却只有半节,想背书,脑子里全是一个人在那里笑。

1月1和家人团聚了一天,自暴自弃打了一天LOL,想装逼却发现我这个难得玩玩的人退步是必然的。

于是刷起了阴阳师。

今天把作业写了大部分,上qq和学弟聊了会天。他是我喜欢的人的弟弟,是个可爱的男孩子,学习好长得也不错,一直对我关系很亲昵,叫我姐。

他总是自愿帮我打探他哥哥对我的感觉,我先开始还装样子,后来便随他去了。今天我却有点后悔,宁愿自己和他别那么熟了。

他告诉我,他哥哥和喜欢的人一起出去看了电影,据说要在一起了。

我很心痛自己对这个消息毫无感觉,像是很早就知道了一样,我倒是去哄了和我撒娇抱怨作业好多的他,隔空捏了捏他的脸。

心像日观峰阴暗的角落,无树,无水,积雪覆盖。

我懂我很幼稚,所以也只是把这颗心束之高阁,喜欢的人对我再好又怎样,都是我的幻想,我早忘了他在2015结束的那天,把我的心打包寄了回来,还附送他一贯的轻松语调。

别闹了,下午一起打游戏啊。

什么事情都发生了。

评论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