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盾铁】死灰相燃 [上]/he

新年第一次写文 复健ing

SerenityQuartz:

不是内战梗 不是内战梗  不是内战梗
普通人au 两个失恋的人互相抱团取暖的故事[x]


1.
倘若是平常,Tony看到有一个面容英俊的金发帅哥坐在自己的专座上,他只会露出浮夸又有点调笑的神情,好言好语地将其请下来。或是做在邻座上露骨的交谈几句,如若运气好,他们会滚到后面的小隔间里,来一场你爽我也爽的419。


但今天他只是恶狠狠地灌了一口的威士忌,用粽黑色的眼睛剐了一眼不速之客,沙着嗓子说:“从我的位子上滚下去。”


那坐在椅子上闷头喝啤酒的金发男人转过身子,他有一双非常纯净的蓝色眼睛,衬着瞧不出几缕血丝的眼白非常美丽。他目光非常空洞,居高临下地瞧着Tony。他们对视了几秒,在Tony仰头又喝了一口瓶中酒后,他兀自转了回去。


“嘿你这人他妈的是听不懂话吗?从我的位子上滚下去!”Tony怒吼,酒瓶随着他声音陡高在地上变成了碎片。现在已经快近早晨,3,4点钟的纽约夏天太阳并未升起,但模模糊糊的白雾已经从天边泛滥开了。


可惜并不能照亮什么。

“为什么说这是你的位子,先生?”金发男人跳下了座位,他比Tony高一截,柔和的容貌,不知道是酒精还是什么的作用,他看上去困惑,疲倦又愤怒,即便如此,他还保持着使用敬语来交流。


“因为这就是我的位置。就这么简单。快滚吧。”


“要讲先来后到。如果你有预定就出示一下,我自然会离开。”男人的语气里带了点愠气,他看着Tony焦急地在工布衫里翻来翻去,又嘲讽地补充道“当然,出示不了就算了,你喝醉了。”


“不要用这种语气和我说话!为什么全世界的人都和你一样,pepper!用这种笃定又惹人的语气和我交流!”  Tony终于找到了自己的手机,冰冷的黑蓝配色,他出示了自己的预约,同样勾起嘲讽笑容,张狂地吼道,“你现在可以滚蛋了吧!”


    ---
Steve拿起了自己的第8杯啤酒,他胸里蒙着一股气,似滚烫的水蒸气,炽热又湿闷。他想给那个气势汹汹的来者一记上勾拳,只因为他打断了他的思绪。他又忍着对他用了敬语,因为他的棕色头发与眼眸,实在是太像他的梦中情人--他错过的,美丽的女神,他的Peggy。


那人如胜利者般擦过Steve的肩膀,如此滚烫,简直像岩浆。Steve猛的拉住他,那人不耐的抬头,异常的潮红,近在咫尺的,还有炎热的呼吸。


“你发烧了。”
 
“我没有,我很好,谢谢你,Doritos。唔!酒还我!”Steve捂着棕发男人的头,立即感受到了不寻常的烫手温度,他下意识就抽走了酒瓶,用训那些新兵蛋子的语气说到:“不行,你不能喝了!你的病这样下去会更严重的。”


[Tony,你明白的,你要给不了我想要的。]
[我同样也无法给你。]
[结束吧。]


刚刚还气势凌人的人突然向前倒下,Steve踉跄地接住他,他软趴趴地靠在Steve的胸膛上,鼻子一皱,眼里竟然流下泪来。那是一双像没有完全冻住的巧克力酱般的眼睛,浓稠又晶莹。


Steve手足无措,他把那人抬到肩上,那人勉勉强强抱住他,口中还迷迷糊糊的喊着一个名字,Steve只觉得刚刚喝的几杯啤酒后劲都冲上来,让他昏昏沉沉。他把自己的帐坏心眼的记在了肩上的人上,走之前,Steve扫了一眼那持卡人的名字。


“Stark先生,稍微抱紧我一点。”
睡着的人轻轻地应了一声。

2.


“我这是在哪?”Tony甩开放在自己头上已经沾上热度的毛巾,宿醉给他带来了疼痛,还有大脑的一片空白。他试图起身,一只有力的手把他压了下下去。


“我家。”Steve换了一块毛巾,他蹲坐在床旁边对着小铁盆拧小毛巾的动作十分滑稽,随着手的用力,手臂上的肌肉在T恤衫下若隐若现。Tony吹了口口哨:“嘿,帅哥,你可能是我419的对象里最帅的一个。告诉我昨晚是我在上面。”


“可能要让您失望了Stark先生。”Steve佯装遗憾的撅了噘嘴,躺在床上的人悲呼一声,“啊天啊被一个阿波罗艹了我的屁股一定会很痛。”Tony做出摸自己屁股的动作,“奇怪了,不疼,难道你中看不中用?”


Steve笑音里带了点恼怒,他用毛巾擦了擦Tony脸旁的汗:“不,是因为您喝醉在酒吧昨天对我劈头盖脸一顿发火以后,又在我胸上哭了个稀里哗啦,最后抱着我不撒手。我只能把发烧了的您带到我家,幸好,您在睡着的时候还算安静。”


Tony沉默地看着Steve去半开放式的厨房忙碌起来,他扶住额头,宿醉的痛又袭来,虫子在细密地咬着他的脑袋,他一阵眩晕。他是个喝醉了会断片的人,他无法确定昨天自己的所作所为,但是眼前这个人看上去是那么可信,他的心又放回平地。


“你叫什么名字?”Tony没来由地大声问道。


切紫甘蓝的刀顿了一下,又有条不絮地继续上下划动:“Steve。Steve Rogers。”


“我是Anthony Stark。你叫我Tony就好。”他头歪着思考了一下,又补上说:“谢谢你了,Steve?”


后者在灿烂的阳光勾了勾嘴角。


“不用谢,Tony。”


3.


Steve的作风比他的容貌要老派的多,他做事带着点南北战争时起义反抗军首领的那种自如派头,但又意外的温和好相处。


幸运的是,他的谈吐贴近时代,并且受Tony欣赏。他们在解决几个夹着双层腌黄瓜的鸡肉三明治的时候从尼克斯聊到维特根斯坦,再从维特根斯坦聊到新上任的总统。


“唔,我觉得他有时候发表的言论实在是很有意思,加引号的那种。”Tony嘎嘣一声咬掉了满出来的腌黄瓜,含糊的说:“真奇怪,他的民意调查率一直比他的竞争对手低,我怀疑这是少数派获胜,怎么说来着,这叫赢,赢者...”


“赢者通吃。”Steve利落地接下话。


“没错。”Tony对着自己的三明治点点头,看了看Steve,又点点头:“你做的三明治赞爆了。”


“谢谢。”Steve有点不好意思。


Tony的手机突兀地响了起来,他两根手指夹起那屏幕向下小巧轻薄的手机,看到来电人后两根眉毛和他另外一只手的食指拇指一样纠结地蜷在了一起。Steve收走了摆在他们中间的餐盘,去了厨房,给他留了点私人空间。


4.


Steve回到小客厅的时候正Tony对着镜子整理自己的领子,他在Steve开口先说:“很感谢你的招待,不过我要改天才能来答谢你。”


Steve向上挑起一根眉毛。


“这是我的电话。”Tony把一张纸条放在Steve的桌子上,有点局促地问到:“你愿意周四下午在唐人街北入口的川菜馆和我一起吃顿晚餐吗?”


“哇哦。”Steve惊叹一声,然后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你这是在约我吗?”


“算是吧。”Tony搓了搓自己的手,他脸有些红。


--


Steve在送Tony出门了后在把画板移到了窗边,他把画笔搁在架子上,向着窗外发呆。


昨天的回忆伴随着暴躁的重金属音乐搅得他脑内浑浊不堪,初恋情人结婚的噩耗让Steve第一次主动迈进酒吧--老天,他从没觉得酒精是个这么好的玩意。


啤酒有一股淡淡的麦芽香味,伴着碎冰喝下去后泛开丝丝清爽。他回想起这种滋味,苦涩的,有点让人迷恋。


秋风吻过他的嘴唇,他向外眺望,金色的叶子落下来了,窗口的小西红柿有过于成熟糜烂的香味,沉甸甸地压着整根枝条。
摘下我们吧,他们似乎说,或者吃掉我们吧。这是收获的季节了,Steve。


一辆金红色的车扫开落叶冲向Steve家门口时,他正叼着笔思考这幅画的主色调。他被声音吸引,向外探去。


--


Tony把自己藏了一周。


Pepper破天荒地没有来找他,他便加倍放纵,他从未如此像他的伪装。喝得烂醉,一身破烂而简陋的工装,黯然无光的棕色眸子,没人知道他是Tony Stark。


老天啊,这还他吗,迷人的Stark,亿万富豪Stark,从来不对自己漂亮的小胡子下手的Stark。


Tony对着镜子里的自己笑了。


他用小剪子轻轻剪掉到处乱窜的碴子,旁边桌子上有盆热水,Steve真是太他妈棒了,Tony洗脸时由衷赞美了这个金发大胸,并且把他在心中的称呼改为了甜心。


Happy见到他有点尴尬,他和Pepper在一起了。Tony知道,当初他的确第一反应是把自己的好兄弟套在麻袋里胖揍一顿,冷静下来后这反而成了他和Pepper分手后他最愿意接受的结局,Happy值得信任,能给Pepper带来她所缺少的安全感。


哦,上帝,安全感。


他可能这辈子最缺的就是安全感。


Happy的声音有点哆嗦:“Ton...额,老板,我们是先回大厦还是去开董事会?”


“去开会吧。”
“去去去...去开会?”


Happy一个急刹,差点闯过红灯。


--


“金红色的主色调很好,Rogers先生。”主编放下Steve的画,朝他露出一个微笑,“请继续努力完成他吧。”


炫丽的色彩下,有一个粽黑色的小小身影。


tbc-


Happy:你是假的Tony吧ヽ(´・д・`)ノ?



评论
热度(135)
  1. 山河曰归Picture Elements-阿然 转载了此文字
    新年第一次写文 复健ing

© 山河曰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