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我,距离吾神明的,”
“五十万光年。”

我是安可。

【盾铁】【AU】无意义一发完

真的太好看了呜呜。。。最后一段美的我,窒息。

zzzzzzzz:

-面店铺老板steve X 发明家tony。没内容。




*




tony走在街上。




这个时节天气总是带着点水汽地闷人。云彩盖住了本来就薄的太阳光,一连几天都没有放晴了。tony昨天晚上晾出去的衣服今天中午还没有干,收衣服的时候总能看见楼上姑娘不小心掉下来的手绢、手套、外套、帽子,只要能掉的,tony家的晾衣架上应有尽有,当第8次发现的时候,这个单身的有钱人就放弃了把这些小巧的东西们物归原主。




他今天实在是太闲了。当他看着阳台上被阳光照射得精神抖擞的花盆里的花时,正把自己摊在沙发上,发着呆,然后在打算起来喝口水并且成功地滚下来摔在地上后,他决定他要出去走走。而这绝对是个久违的决定。




这决定挺好的,介于这是挺悠闲的一次溜达。这已经挺好的了,stark想。他上次出门是被pepper强制拉出去参加什么该死的发表会,上上次是因为楼上总是传出奇怪的规律的咚咚声烦得他上去敲门,上上上次是rhodey细心的“为了让交际困难的三岁宝宝不要彻底忘了怎么跟人说话”聚餐。这次跟以往完全不一样,stark慢悠悠地走着,没什么目的地,脑袋里STARK PHONE的设计图纸稍微消停了一会儿,MK31的电路版又升上来。




他路过一个正在低头扒拉饭碗的乞丐、一个坐在椅子上叫卖家酿啤酒的粗嗓门男人,路过卖苹果的小摊,路过一个女人收拾着自己的布包跟零钱,把钢镚握在手里掂量着,另一个边跟自己的孩子说话边把一看就是偷来的金色首饰藏得更深,路过一个飘满了茶香的茶铺,路过肉铺。路过一条商业街。然后他拐弯,感到脚下路的变化,这附近最近在修地下管道,挖得凹凸不平,原来的石板路肯定是不能复原了。有好几个小孩儿把报纸拿到他跟前让他买,tony买了。他再转个弯,看见不远处有一个店铺,房门开着,倒是没几个人——这种时候谁还出门啊——出入,门上挂着商标,tony把报纸、一块布、一些钢材、一个装在盒子里的杯子、一袋咖啡豆好好往胳膊里拢了拢,确定它们不会掉下来,就抬腿往那边小跑着前进。




***




“快点,steve!我要饿死了!”tony喊着,大大咧咧地往椅子上一坐,也不管这家店今天因为人太少而暂时休息。这家店的老板好笑地看着他,“stark先生,”金发碧眼的男人说,“蛋糕可不能当饭吃。”




“给我蛋糕,甜甜圈,随便。我要吃东西!”tony哼哼唧唧。




“你需要暖呼呼的汤和主食,而不是那么多糖分。”店铺的老板说。他又环顾了空无一人的大厅,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走,关门,我带你出去吃点东西。”




“爱你,steve。”发明家甜甜地抛出一个飞吻,得到steve的一声大笑,“我想去吃披萨,我知道一家店披萨做得特别好吃——不是上次那家!是一家更好吃的,上次pepper禁止我喝酒把我从酒吧里面揪出来我有点喝醉试图摆脱她的时候发现的!”




“这真是个曲折的故事。”steve套上外套,把柜子锁上,"走。"




“steve,你知道我最爱你了,对吧?”tony说。




“知道。那你知道我最爱谁吗?”steve冲tony笑着,把他从椅子里拉起来。




“你最爱我。”发明家嘟囔着。




“有人说过吗?你真是个天才,tony。”




“我当然是个天才。”tony哼哼着,露出牙齿微笑着,任由steve把他托出门。




门外还是那么冷,那么乱,阴天。他们俩在又一条街上走着,天才带着一个空荡荡的胃袋,tony得到一个空荡荡的脑袋,而steve正要带着他去吃披萨。




END

评论
热度(14)
  1. 山河曰归AnKOzzzzzzzz 转载了此文字
    真的太好看了呜呜。。。最后一段美的我,窒息。

© 山河曰归AnKO | Powered by LOFTER